邻拘4

11

林绘刚知道的都和桐恺说了,电话里他让她不要太担心,会立刻合适儿童手表里声音的来源。

林绘深深的恐怖其实不在于这句话,而在于女儿好像藏着太多她不知道的秘密。这让她开始重新打量沐沐过去的作息、行为。

沐沐是一个有点叛逆的女孩,虽然长相继承了自己但行为却较为男孩子气,比起一般女生更加大胆,拥有探知欲。她难道在寻找什么真相?

所以她找到了什么,才被报复了?

林绘越想越心烦,她开始不停耍手机,无数的私信又让她关掉了微博。她新上传的视频上了平台的热搜,在这里大多数都是老粉,大多是安慰她的话。沐沐一定会没事的;你身为母亲一定要坚持住;天,我一直看你们的视频,太遭罪了,一定要把凶手捉拿归案;如...

邻拘3

08

案件发生后的第二天,桐恺驱车来到了东安街派出所。里面空荡荡的,大概率是兄弟们昨晚通宵在跑外线,还待着的就四五个警察,除去值班的,李忠军正在打瞌睡。

“精神慢慢啊,李局。”

桐恺拍了一下他的背,拿过他桌面上摆放的泡面,猛吸一口。等到面递回到了李忠军手上,刚泡的只剩下一半了。他一直这么戏称对方,哪怕李忠军比桐恺大七八岁。

“你小子,你这真的是不和我客气啊。”

“浅尝一下。”

“那你要是不浅尝,我这面就没了。”

李忠军瞪大了铜铃眼,桐恺一脸坏笑。

“通宵?”

“这几天不是KTV大筛查么,多得是事后的归档和录编工作。”

“听说了。”

“老吴和他小徒弟说的?”

“哎呦,知道...

邻拘2

05

桐恺把传销案的后续交给老吴来处理,毕竟接下来审讯的活比较轻松,前前后后不少人走出来,肉嘟嘟的男人还在底楼叫骂。

其实这一套桐恺是熟悉的,先在网上聊骚单身汉,然后和对方暧昧,等上钩后,再把他骗到小区里来,控制手机,监禁生活,再让被囚禁者去打电话,拉来更多人,甚至每隔一段时间会给你机会打电话‘报平安’。

楼下很吵,张阿姨刚拿了笔采访费,高高兴兴地回来,却看到了这一幕,脸色突然一变,快步回到自己家里。

有两个被囚禁的女生一直在哭,邵杰与她们核对住址等信息,帮她们买飞机票,可总是断断续续的。等她们看到张阿姨上楼,突然像是变了个人,叫嚣着要冲上去,嘴里是方言。在场没几个人听得懂,但知道基本...

邻拘

01

林绘和女儿沐沐搬来爱邻小区已经4年多了。

林绘记得小区里每处凸起的石砖,每条分叉出去的尖锐树枝,以及喷水池飞溅的范围。经过这些地方,她总是会拉一下沐沐的手,像是在提醒女儿。可沐沐不以为然,有一次她闭上眼飞奔起来,还故意踩在石砖上摔了一跤,起身后,她擦了擦膝盖上的血,对林绘傻笑,像是完成了某种验证。

林绘只能蹲下,一边抱怨,一边帮女儿清理伤口。她自然不喜欢这样的结果,但她不讨厌沐沐对万事万物的好奇劲儿。

沐沐也是在小区里交到了人生第一个朋友——小敏,同小区的小男生都太蠢了,一旦放出去就带着一身泥回来,小敏和沐沐则喜欢安安静静地坐在花坛看绘本。偶尔有男生来捣蛋,欺负了小敏,沐沐就帮她...

被凝视者

我时常想起大学时,黄昏的操场,我和范晓莹坐在观众席。下面是矫健而带球奔跑的男孩们,跑道上有着刚吃完饭,进校园来闲聊的叔叔阿姨。那时候,市师范大学的大门还能随意出入。

范晓莹对我说她遇到了喜欢的人,一个叫黄岐的男生,隔壁广告班的。她说黄岐和我长得很像。

我楞了一下,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范晓莹喜欢的是我。

她总是时不时约我,在夜间的操场散步。我并不喜欢在跑道上绕圈,像上个世纪的相处方式。我们时而喋喋不休,时而沉默,带着隐秘而扑闪的暧昧,走在塑胶跑道上。我有时候会期望和范晓莹发生些什么,更多时候却又害怕她会表白,打破了这层微妙的关系。

她说自己喜欢上了黄岐,但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有...

我终于遇到了,写作生涯多多少少,或者更偏激一点说,一定会遇到的问题...

六七月按照要求,写完了一个4.5万字的中篇,就是高空坠物的那个故事,大概是说女主的女儿被高空掉下来的重物砸到了,她和警察调查他们楼道里是哪个邻居做的,然后每个邻居都不如表面呈现的那般,因为事件在网络上爆发,干还干预了案情。有记者调查后发文,让网友展开网络投票,而邻居私底下也为了各自的利益,用业委会的方式‘推选’出一名真凶,来干预主角和警察的调查......

这个故事原本是打算和一个新人导演朋友拍成小网剧的,不过最近出来的一部剧和这个故事撞梗了。

这部剧叫《失踪的孩子》,是根据豆瓣之前获奖的悬疑作品《海葵》改变的作品......

姑娘,这字是你掉的么?

01

辟邪镇是一座南方小镇,以擅长制作皮鞋而闻名。

小镇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拥有上千年的历史。每年出口至国外的皮革、鞋垫,都能给小镇带来丰厚的利润。

此时此刻,这座宁静小镇上,正进行着一场考试。

讲台上,监考教师为了抵挡睡意,喝了一口浓茶,又朝搪瓷杯里面吐了两颗枸杞。教室里要被笔头‘刷刷刷’的声音给填满。一位姬发少女坐在教室中间,以她为圆心,四周是一圈空位,与其他的考生隔开来。剩余的空间更为拥挤,不少女孩用手肘遮住试卷,不让邻座的男生偷看。

中间的少女名叫罗霄,鼓着嘴,两边青筋暴起,分不清是难受还是紧张。

监考老师还是打起了瞌睡。

一位双马尾,两眼弯弯的女孩,正对罗霄小声说话。听......

虽然小的时候胆子小,但是又菜又瘾说的就是我的了。

却总是喜欢看恐怖片,收集恐怖漫画。

所以家里没人的晚上,一直会憋着尿,就是不去厕所。

也不去客厅,好像只要把自己的房间门关上,就一切大吉了。

包括睡觉也不敢把脚伸出来,包括我自己住宾馆总是感觉床和走道处站着人,即便是在杭州一人生活的两年,我都从来不敢把窗帘全部拉上。

因为没有装纱帘,所以窗帘就是厚厚的布。一拉,好像和外面的世界隔断了开来。

所以杭州我每天都是伴着月光在睡觉。

也习惯了。

虽说如此,但好处是什么呢?

好处大概是,每次我写悬疑小说,到了气氛描写这块,脑内都会蹦出来栩栩如生的画面感。

白嫖大脑的时刻到咯。

沉溺在《睡魔》的世界中,哪怕是小故事,小支线也很好看。

每次中午看都会很容易陷入沉睡,并且做一个好梦。

简直是睡眠利器。

然后重新下载了《鬼妈妈》等一个周末的夜晚,买了零食重新刷一遍。

我买了一点糖炒栗子去爷爷家。

小侄子看到后,跑过来要和我玩赛博朋克2077。导致我都没有和我的爷爷奶奶说上几句话。

不过有一点挺可爱的,帮他加分了。

就是我拿出电脑,放在床上。

他一边用手指戳动键盘,一边说,这个下面有好多小人。

我说啥?

他说,这个下面有好多小人在做仰卧起坐,所以键盘能弹起来。

我os:那也太苦了吧,哈哈

1 / 20

© 狮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