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色都市奇谈·谎言葬礼

我的名字叫简茶,简单的简,泡茶的茶。是一本八卦周刊,负责猎奇版块的编辑。

由于工作关系,我总是能够遇到一些连自己都无法解释的事情。

今天要讲的是一则关于葬礼的故事。


01

雨沿车窗的外侧滚动下来,大巴停在这条山路上已经很久了。

半小时前,司机和几个乘客回来,说前方有泥石流。我本来还不信,就跟着一起去看,结果看到了更多停在半道的车。山体滑坡后,巨大的泥块堆积在路面,像是坏掉的积木。山道上,一大堆愁容满面的人徘徊着。淋雨打电话。

人群里,还能看到有人被抬着走。

“要不,我送你们回市区吧,也不收你们钱了。哎,这鬼天气……”司机小声嘟囔道。

有人骂骂咧咧,有人不说话。最...

这个世界真的有画的又好,故事又会写的人。

比如松本大洋的《sunny》(国内译名星之子),这套漫画是围绕着星之子学院里的几个小朋友成长的故事,星之子是一家比较特殊的学院,里面的学生都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每一话都是不同的角色当主角,其他小朋友当配角,但到了下一话,上一话的主角就成了配角,上一话的配角就成了这一话的主角。即便在他人故事里,再边缘的人物,在自己的故事里都闪闪发光。

有一个故事是说,一个其貌不扬的胖女孩在星之子里唯二的女孩子,她和另一个漂亮的女孩是朋友,但是最近漂亮女孩和班上有正常父母的孩子走得很近,她就又气又妒忌,漂亮女孩搭理她,她不搭理人家。

直到有一天,......

遛狗

粽子耷拉着耳朵,眯着眼,假装没听到客厅里的吵架声。

粽子是一只中华田园犬,母狗,在刘爱春母亲家的停车场找到的。当时,它脖颈上缠着一条烂绳,扎进肉里,导致周围一圈皮肤都溃烂了。绳子是以前捕狗队的人套上后,刘爱春一眼看出来了。

她觉得粽子拼命挣脱了逃离了,命大,之后的日子该享福了。她联系了丈夫,抓到狗后送去了宠物医院。

李医生动了手术,取出绳子,但后续还要打抗生素,要恢复,李医生说不如你们领养了吧。刘爱春犹豫的时候,丈夫女儿说养吧,不然白看病了,它这么瘦,活不过这个冬天的。

一家人一咬牙,收养了。

五年后,粽子大了一圈,毛发透亮,脖子上只看得出淡淡的圈痕。每当小区里的人问起,刘爱春都要讲......

下坠5

前情提要:

22号楼的高空坠物,让林绘的女儿沐沐身受重伤。

最初她怀疑作案者是季延,但她家装满了摄像头,视频显示在案发的统一时间,季延手上并没有东西。年轻的刑警桐恺的加入,帮助两人试图拨开迷雾。

三人开始逐步分析22号楼里的每一个人。

这栋模范楼层住过的都是怎么样的人,现在才揭开真相。


下坠1

下坠2

下坠3

下坠4


———————————正文—————————————

[图片]

林绘到现在都没弄清楚,为什么有人要对沐沐动手?

还是......凶手的目标就是自己?

自己有,得罪过任何一个人而不自知么?

她看了眼时间,一下子站起来。

“我要走了。”

“...

起点

最近身体不是很好,在慢慢写作复健中。

新作还要等一下,先发一篇人生第一部创作的小说,也是我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写的故事吧。

(自己已然羞耻为什么会这么文艺痛)


————————

1

关于我是如何与江小天相识的,那就有的追溯了。

初入高中,目光所及处并无熟脸,当然,这对我来说也无所谓。高一的功课较为轻松,午间休息很充裕。男生们都去操场上捉对厮杀,我则会去图书馆待着。

云江中学的图书馆拥有百年历史,青石阶梯配上两旁的紫杉倒显得古朴,一进馆便有股清甜,是外窗桂花散出的香气。我挑了一本李碧华的文集欣赏,话说前几日看《霸王别姬》时就打算找原著瞧瞧,没想到在这里意外发现。坐下后就深深陷入,......

李家臣的闯关图·后记

2016年,我在追一部叫《诚如神之所说》的漫画。

因为追连载太累了,我就把市面上其他的生存游戏类漫画都看了一遍。

我喜欢《诚如神之所说》里,当天所有去上学的高中生,被迫一起参加死亡游戏的设定。漫画还画了一部分逃课的人,反倒幸免于难(前半部分)。我喜欢的大概是那种,先用玻璃罩子罩住一部分人,外面的人看着里面的人癫狂、死亡,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无力感。

最早接触到这一类型的应该是深作欣二的《大逃杀》,癫狂血腥的镜头给了我感官冲击,而故事本身,则是给到了价值观上的冲击。

第二天上学,我看到亲爱的同桌,总在幻想,她是要用锤子敲死我,还是用电钻扎死我。

逃杀类作品像是一颗种子,给我留下的后劲很强...

明星男友

每次和男友约会,都要定好闹钟,在特定的时候发送邀请。一次约会,好像抢一场热门的演唱会门票。

他享受所有人的目光,像一只在云端开屏的孔雀。

他走在路上散发白银的光,你要紧跟其后,手捧着红地毯。

你要崇拜他、爱护他、保护他、忍受他。

要成为头号粉丝,要把男友的喜好和白衬衫编号。

不能弄错他爱的薯片口味,因为这是后援会会长的你熟悉的。

外出约会,要拍摄甜蜜的生图,然后在疲惫的夜晚精修图片。第一时间发送九宫格,让那些羡慕嫉妒恨的野丫头留言、谄媚。

屏幕外口吐脏话。

要和他演绎一场场偶像剧,要生死离别,要惊心动魄。

他永远是最好的男演员,每一场劫难都是这部电视剧里最高潮的集数。

好像...

李家臣的闯关图12

李家臣火气上来了:“你是圣母病犯了?!只想着牺牲自己?”

酒九没有说话。

“你要是死了,债都是你妈来还,一把年纪的人了,你还想让她打几份工?”

李家臣的火气真的上来了,刚才也是,为什么要和副董事长那边的人作对。为什么要说真相,游戏之后的世界,那些新玩家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酒九,为了你这点可怜的正义感,承担结果的是你的家人!”

“那你说怎么办!”酒九红着眼,“江江的19个小时,你觉得凭这孩子自己,要怎么通过游戏。”

“那就不要管他啊!”李家臣本能地喊出来,“他是你儿子?还是你弟弟?你要管到什么时候?下一场游戏?下下一场?”

胡江江有点害怕地看着两个哥哥,他怕两个好朋友打起来。...

李家臣的闯关图11

第16章 没有时间的小镇


桃子从收银台下拿出了共享充电宝。

“游戏将在20分钟后,也就是晚上20:00点正式开始。现在可以来取号了,还有哦,为了让大家安心地进行游戏,书店提供充电服务。”

李家臣的号码是14号,他看着一个又一个人上去按指纹,取号。

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怎么这么多啊?!”

一个戴口罩的微胖男人惊叫道。他吓得扔掉了纸,纸上的两个数字是25243,1800。

李家臣惊了,2万5000秒,也就是7个小时,上下区间是半小时。

这和刚才桃子举例子的时间完全不是一个标准!

这就是这个游戏的残酷之处。

口罩男要在没有时间显示的情况下,精准估算六个半小时到...

李家臣的闯关图10

第15章 外面的世界


“没有最宝贵的东西?!”

酒九看着安检处的电子屏,脱口而出。

其他人也都一脸惊讶。

此刻,李家臣正躺在移动的履带上,头枕着书包。两边的恶鬼举着滴血的斧头,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似乎只为了某个瞬间。

李家臣像是变了一个人,打量着桃子。

“小漆她怎么样了?”

“死了。出车祸撞死了。”

李家臣竖了个中指:“好好说......”

“在她的世界,小命蝉刚大学毕业,在一家日企工作,有很爱她的男朋友,很顺利地生活着。不对,不该叫她命蝉了。托你的福,她已经不是命运薄如蝉翼的人了。”

“哦。”

“有很爱她的男朋友!”

“嗯。”

“有个很爱她的男朋友哦。”...

© 狮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