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师

01

“从口感上来说,是比较细腻的,果粒也大,缺点是冰块有点多,所以喝到一半味道就淡了。”

“炸鸡的肉质蛮紧实的,表皮不是很油。”

“口味按你说的选了甘梅味。好评!”

我一边咬着珍珠,一边把刚拍小视频发给客户。

对方回了一个星星眼的表情包。

工作完成,等着收红包,结果对方发来一句语音,能不能当面请你吃顿大餐?

我一下愣住了。

是男人的声音。

声音还挺好听的,但怎么听怎么油腻。

“你是男的?”

“小姐姐,我可从没说过我是女的啊。”

这个机灵抖得我想打人了。

这货朋友圈都是九宫格的美食图,经常晒一些女性衣物,聊天的时候,也喜欢用猫的表情包。

大意了。

“可以,我服了。傻逼。”我回复道。

我发了一张竖中指的照片过去,并把他拉黑了。

 

我的主职是医疗代理,副业是代吃体验师。

这个职业是替那些既想喝奶茶,又不想变胖的白领去品尝味道。本来只是觉得好玩,后来发现其实能赚的不少,一个月下来也有小几千了。前段时间被自媒体报道后,很多人都会来尝鲜。

我在平台上的留言,替你尝尽世上最美好的东西,还替你发胖。不用感谢我~

当然,我也有我的原则:一般情况,只接小姐姐的单。男生的话,多数时候下单,都是为了加你微信,找你聊骚。还有,会和顾客提前预约,控制热量摄入。

之所以那么生气是因为,我以为对方是女孩子,聊了很多,甚至说起自己的初恋。

气死我了!

就在这时,我又接到了一个单子。诉求特别奇怪,不是体验吃喝,而是让我去和对方的男友谈恋爱。

我以为是恶搞的,放着没管。

不一会儿,私信又来了。

因为太过猎奇,我反倒想听对方说下去了,于是加了私信。

“是李青小姐么?”

“我是,有何赐教。”

“我的名字叫蒋绘,是个病人。身体情况不是太好,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来滨江医院B座的602号病房来找我......我只是想在最后阶段,重新体会一下和男朋友在一起的快乐。”

“......”

“其实很简单的,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和他吃吃饭,看看电影就好了,然后回来告诉我感受。李小姐,你不用现在就答应我,考虑一下。”

“......”

“你不是,体验师么。”

如果不是玩笑,对方就是生病把脑子弄坏了。

“抱歉蒋小姐,这个已经超过了我的业务范围。”

对方突然发来一段视频。医院的走廊里,镜头缓慢地前行着,镜头里走过几个医生后,出现了一张素色的脸。清秀,但面无血色。

我几乎能从视频中闻到消毒水的气味。

“希望你早日康复,蒋小姐。”

“没关系的,你再想想。”

下一秒,我的银行卡账户中多了三万。蒋绘说这只是定金,事成之后还会汇过来十万。

我惊了,随后感到的是恐惧。

她怎么知道我卡号的?

蒋绘说我朋友圈里有一张图,有我的银行卡正面照。

那条朋友圈是关于,每个人钱包里都放着什么的回应,于是我晒出了零钱、银行卡、相片等东西。

我感到浑身不自在。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第二天,我就去了滨江医院,打算当面回绝她。

见到蒋绘还是震惊的,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可头发稀疏,视频里拍不到的后半面,头发掉得差不多了。

她脸上带着吸氧器,和视频里精神状态完全不同。

估计是之前的时间拍的。

‘病人’两个字的概念,一下子怼到了我的脸上。

蒋绘:“李青小姐,我并不是要替我男朋友找下一个伴侣。我只是想通过体验师,再次感受爱情,让我度过最后一段快乐时光。我以前也拍过你的单,我特别喜欢你。”

她想支撑起来,却无法做到。

我本能地走过去扶她。

我:“看着别人和自己男朋友约会,你不会嫉妒么?”

蒋绘:“李小姐,我知道你在这一行的口碑,你基本不会接男士的单。你天生有一种和异性的疏离感。这也是我选择你的原因。”

那之后,我们又聊了会。

我确认了这不是玩笑。

蒋绘笑了:“我会积极治疗的,医生说我还是有机会活的。”

她用极为积极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我饶是一个心冷的女人,也被触动到了。

我:“你先好好养病,我再考虑一下。钱我先退你。”

她微笑,用嘴型说了不急。

蒋绘的家境不错,十多万对她来说不是大钱,但对我来说是。最后,我们签署了协议,如果整个过程让我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就立即停止。

 

 

 

02

蒋绘的男朋友有一张漂亮脸蛋,女人都会为了这张脸买单的。

他看到我之后,愣了下,随后礼貌地冲我微笑。

我们挑了一家法国餐厅吃饭,烛火在餐桌前摆动,英俊的侍者端来前菜。她男友端起红酒杯,与我碰杯。

手机视频一直放在高脚杯里,一直开着。

他其实是在和她碰杯。

屏幕里的蒋绘看起来又孱弱了一些。

男友:“小绘,你快点好起来,然后我带你来吃法餐,好不好。”

他一边说,眼泪一边掉下来。

我象征性地一饮而尽,有点醉了,一切看起来都很荒唐。

我笑了。

这时候,蒋绘的男友切下一块牛排,想要塞进我嘴里。

我犹豫了一下。

蒋绘之前对我说,希望我不要顾忌太多,全身心将自己代入到情境中,再回来告诉她所有的感觉。

我艰难地张开嘴,将食物吞下。

顶级牛排的口感让我平静下来。我和自己说,这是在演戏,这一切都是为了顾客。

她男友虽然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但偶尔会向我撇来一两眼。曾几何时,我确实希望自己被这样温柔的眼神给注视着。

第一次约会体验结束,关上手机,我疲惫地起身,想要离场。

“不走走么?青青。”

“闭嘴,别这么叫我!”我抓住他的衣领,“怎么什么地方都能遇到你,魏凯!”

这世道,最不缺的就是狗血的事。

魏凯是我的初恋,我们在一起过三年。

他是市剧团的小演员,一直想要成为明星,后来为了跑剧组,连本职工作都丢下了,最后被开除了。我当时是外部签约编剧,给他求了不知道多少情。

还是没戏。

我养了他大半年,期间争吵无数次,最后还是分手了。

那之后,我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魏凯:“李青,我真没想到是你。你进来时,我还以为是绘绘故意来测试我的。”

我生气道:“你们两个爱玩,别带上我!”

魏凯皱眉:“我是真的不知道。”

我:“就这么巧,你现女友找到了你前女友?还当体验师?”

魏凯一声叹息:“她是癌变,活不了多久了。”

我冷笑一声,没有再说话。

魏凯低下头去,用手腕擦了擦眼角,声音含糊不清:“我是真的挺喜欢绘绘的,我也没想到......”

他停顿了几下,确认视频通话已经结束后,走过来勾上我的肩。

魏凯:“蒋绘人挺不错的,出手也大方,她爸是我们公司一部戏的投资人,对我也照顾有加。”

“行了行了,你继续演吧,我先回去了。”

“青。”

魏凯拉住了我的手,那股温暖重新传递过来。我想到了几年前的日与夜,我们就这么牵着手,过着贫穷而年轻的生活。

“别碰我,魏凯!”

“你脾气还这样,挺好的......下次还来么?”

我开始后悔起来,不该反应这么大的。

好像魏凯还挺得意。

我深呼吸一口气,平静地看着他说来啊,谁会和钱过不去。

 

 

 

03

蒋绘今天气色不错,她握着我的手,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怎么样?怎么样?”

“你男朋友人挺好的,牛排也很好吃。”

她嘟起嘴。

我无奈道:“好吧好吧,我说。你男友当时端着红酒的样子很帅,因为他挑选了一件阿玛尼的大衣,看起来古典又现代,他的脸部线条很立体,适合那家法餐厅。空气里都是有教养人的欢声笑语。我觉得那两个小时,就像那块牛排一样,很完美。当他给我夹第一道菜的时候......”

我说着那天的感受,每次到触及内心的时候,立刻岔开说别的。

蒋绘一直握着我的手,她就像个好奇的婴儿,闭眼聆听。

我和自己说,别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个女人在耍你。但这些话在蒋绘发亮的眼睛面前,找不到立足点。

我:“等你病好了,就可以亲自去他吃了。”

她就像个小女生一样咯咯笑。

我有种说不上来的羡慕。

如果这一切不是假的,她好像还可以那么去相信一个人。

我一个健康的人,开始羡慕病重的她。

可笑。

 

那之后,我继续和魏凯约会。面对他的温情,明知道是对蒋绘说的,内心还是有波动。

魏凯一直看着镜头,突然间,他的手伸向我。

“宝贝,我以前没有好好珍惜你,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让全世界知道,你是最幸福的人。”

我甩开了他的手。

明知道是骗人的,明明可以随时暂停这个游戏。

我就是没有叫停。

蠢女人。

手机里,蒋绘微笑着,眼眶含泪。

蒋绘提议想去海边。

我们来到了临海的沙滩上,不远处有人在放烟花。

几年前,我和魏凯也来到海边。

看海不用花钱。

那时候,我们买了廉价的烟花想放,但是坏了。

天空中绽放出了一朵朵花火。

我看着远处欢笑的孩子,和我们那个时候真像啊。

我让蒋绘好好休息后,挂了电话,打算坐地铁回家。

魏凯想上前亲吻我。

“老毛病又犯了?我不想让事情变得复杂。”

“刚才坐摩天轮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魏凯,我们已经结束了。你记住,你是蒋绘的男朋友。”

他突然抱着我。

我挣扎。

魏凯:“你真当蒋绘是朋友了?你在有钱人眼里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她请过不止你一个体验师!”

啪。

我一巴掌打在魏凯脸上。

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可比其他来,我居然更加厌恶自己。

因为魏凯在抱着我的时候。身体并不排斥。

 

 

 

04

我是一个坏女人。

魏凯是一个坏男人。

一切都是假的。

我知道。

我当然知道啊。

但是在和魏凯的相处中,回忆越来越强烈。我依旧迷恋着这个坏男人。

我对着镜子骂自己贱,无数次想要终止委托体验,却发现吸引我继续下去的不再是金钱,而是和魏凯的相遇。

周六,魏凯带我去看他演的舞台剧。

在台上,他是一个天生的王者,统治着一切,所有的演员以他为中心。

他已经不再是几年前的那个小演员了。

坐在第一排,我情绪很复杂。

他演的是我第一个写的本子,里面好多点,都是我们曾讨论过的,最初几场演出,他演的是自己的版本。而今天,他用了我的版本演绎。

因为看得太投入,我的手指挡住了镜头。

蒋绘说了一些话,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他们没想到有人看舞台剧还在录屏。

我没有解释,逃出了影院。

庆功宴上,我跟着魏凯和他年轻的师弟师妹去喝酒。

师弟师妹们问我们的关系,他想转移话题,小朋友们一脸坏笑地看着我。

“她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大家‘哦’地起哄起来。

几杯酒下去,我已经忘了在聊什么,只是天马行空地听后辈畅想未来。

年轻真好。

凌晨一点,魏凯送我回家,手机的视频还开着,但蒋绘已经甜美地睡着了。

“今天的演出很棒,魏凯。”

“嗯,谢谢你来看。”

他突然吻住了我。

我想推开他,但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他牢牢地抱紧我。

手机还拿在我的手里,好像蒋绘就站在我们身边。

就这样吧。

我们吻了一分钟,我没有让他上楼。

我发现几年不见,他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更加粗暴了。

他抓着我的手很疼,我推开他。

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魏凯很陌生。

 

我又去了趟医院,蒋绘的身体好像小了一圈,手臂上有类似烫伤的暗疮。

我照例将体验告诉她,她连笑都很累了。

蒋绘:“感觉小青,你比以前要讲的要更详细了。”

我说不上来话,一直不敢看她的眼神。

她摸着我的手,一直在谢我。

“凯哥是不是很帅呀。”

“嗯。”

“我也想去现场看他的舞台剧。”

“以后去吧。”

“小青,等病好了,我想和凯哥去滑雪。”

“好,到时候我给你订机票。”

“我最喜欢吃甜的,要一天喝三杯杨枝甘露。”

“你也不怕齁甜。”

她笑了几下,又咳嗽出来。

“小绘,你早些休息吧。”我帮她把被子盖好。

“你今天怎么话特别少呢?”

“我不想继续了。”

“为什么呢?小青。”

“最近太忙了......”

“求求你了,不要,这段时间我特别快乐。咳咳。”

我几乎要脱口而出,我是你现男友的前女友了!

花钱让陌生女人和男友谈恋爱?

这人怎么想的?

蒋绘表现得越天真,我的罪恶感越重。

为了抵消这份羞愧感。我不停对自己洗脑,蒋绘什么都知道,她就是在故意羞辱我,这个女人是个比我更坏的坏女人。

我突然想到魏凯之前说的,蒋绘曾找过不止一个体验师。

我不是唯一的。

我问魏凯要了前几个体验者的微信,想加她们,证实自己的观点。

却没有一个人通过。

唯一一个验证通过的叫高敏,但我发过去消息,她却不回。

我翻看高敏的朋友圈,发现她过去有很多自拍,是个时尚靓丽的女孩,但最近的几张都是白乎乎的一片。

好像是白色的围墙。

在她最近的一张照片上,我发现墙边是一种白色的莺尾花。

这种花不常见。

我截图发给花店的朋友,她说这个品种市面上已经很少见了,是特殊培养的。我把高敏的图片发过去,她说自己有配送过那边,是建安养老院。

我大吃一惊,难道高敏在里面做义工?

第二日,我赶去建安养老院。

推门进入,中央大厅是一个小池塘,满头白发的老人在喂鱼。

没想到的是,院落的墙上有蒋绘的照片。照片里的她和现在一样,但精神状态显然好很多。

照片的底下,写着院长两个字。

她旁边站着一个男的,脖子上有心型的胎记,面相普通。

应该是蒋绘的父亲。

我找到了照片里对应的地点,在看到高敏的那一刻,彻底惊讶了。

“高,高敏?”

她坐在一辆轮椅上,一半的头发都白了。

“你,你是谁......别叫我名字。”

我在她的床底下发现了一本及笔记本,上面都是剪报。

都是豆腐大小的板块,城市里突然出现多名变老的女性,且精神异常。

高敏对我说,有大蛇,有蛇要吃了自己。

她惊恐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双手遮脸。

“别看我!别看我!蛇,有白蛇!”

护工见她反应激动,立刻跑过来制止我。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但一堆人跑来把我拉开了。

几个月前还是靓丽的美女,现在皮肤已经松弛,眼睛耷拉。

好像一个六七十的老人。

我越发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张大网。黑暗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正亮出它的獠牙。

 

 

 

05

“高敏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我问魏凯。

“挺势力的,不过我和她也就见了几次面而已,不好说。”

我拿出照片。

魏凯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这怎么可能!”

“你不相信可以和我来看看。”

当晚,我又来到了那家养老院,门口的保安早就睡了。魏凯在看到高敏后,本能地后退了几步。

魏凯:“不是这个人!我见到的绝对不是这个人,怎么可能啊?!”

我:“光从五官就能认出来不是么。”

魏凯转身就跑。

我问:“去哪儿?”

魏凯:“我去找蒋绘问个清楚。”

我脑袋里嗡嗡嗡地响。

我说:“魏凯,你别去!还有很多东西没弄清楚。”

他却已经跑出去了。

突然间,有人从后面抓住了我。

是高敏。

“逃,别接近那个人!快逃!”

黑夜中,她苍老的脸像是恶鬼。

我本能地去追魏凯,到医院时,天已经全部黑了。我并没有在病床上看到蒋绘。

我想到了一些症状,蒋绘的手臂上那些个暗疮,其实长得很像是蛇的鳞片。

在做医疗代理之前,我还是一个大学生,听过一个都市传说。传闻这座城市有人是人蛇的后裔,人蛇利用一些年轻的躯壳,来延续生命。

我当然是当做无稽之谈来听的。

可蒋绘的病床上,我看到了一些脱下来的蛇皮。

我怀疑蒋绘的病是靠着吸收那些体验师的青春,来延续自己的命。

我在空旷的医院里奔跑,想要找到魏凯,但是什么都没有。

魏凯站在病床边,充满爱意地看着蒋绘。

他抚摸着她的额头。

我发现了他脖子上有着心型的胎记,魏凯的声音、语气都不一样了。他看到了我说,时间刚刚好。

“魏凯你要干什么!”

我看到他拿着刀要来砍我。

我只能逃,他在后面追。但是他的动作非常奇怪,左右摇晃。

我引他到了茶水间,利用绕路,将他关在里面。

整个医院仿佛人都不见了。

蒋绘哭着对我说,对不起,她说这一切都是源于她。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蛇人,只是当年她得了罕见的病,他的父亲一次又一次地利用某种和蛇结合起来的血清来延缓她的寿命,但那种血清需要从年轻女人身上去提取。蒋绘开始根本不信这些,直到她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多少岁了。

他是一位巫医。

一次意外,她发现自己和眼前名为父亲的男人根本没有血缘关系,她父亲告诉她,那是别人的身体,他可以把自己的意识覆盖在别人的身上。

那段时间,蒋绘已经和魏凯交往,她总是在有意无意之间,看到魏凯身上‘父亲’的痕迹。

她知道,父亲又想通过男友的身体来‘救’自己,强行为她续命。

她根本不想这么做。

之前的体验师都不是蒋绘找的,她知道,要想阻止自己的父亲,只有让魏凯的意识变得更强大。她找到了我,希望通过我唤醒魏凯的意识。

“即便和我在一起时,我还是感觉的出来,你对他的影响一直都在。这场悲剧该停下了。”

我忘了那个晚上是怎么度过的,我发现魏凯痛苦地挣扎着。

我抱着他。

我看着他的眼睛时而火红,时而炽烈,最后黎明时,一切归于平静。

再次去蒋绘的病床,她的心跳已经停止了,但带着微笑离去的。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有蛇人,是否有年年益寿的血清,但我觉得体验别人的人生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蒋绘是个好女孩,到最后都不愿意伤害别人。

魏凯还是老样子,又渣又蠢,我也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但是一次吃饭中,我突然听他脱口而出,李青,你不是以前不喜欢吃甜的东西么。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呆滞了半天,说不上话来。

 

 

 

 

 

 

 

 


评论(23)
热度(807)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狮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