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凝视者

我时常想起大学时,黄昏的操场,我和范晓莹坐在观众席。下面是矫健而带球奔跑的男孩们,跑道上有着刚吃完饭,进校园来闲聊的叔叔阿姨。那时候,市师范大学的大门还能随意出入。

范晓莹对我说她遇到了喜欢的人,一个叫黄岐的男生,隔壁广告班的。她说黄岐和我长得很像。

我楞了一下,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范晓莹喜欢的是我。

她总是时不时约我,在夜间的操场散步。我并不喜欢在跑道上绕圈,像上个世纪的相处方式。我们时而喋喋不休,时而沉默,带着隐秘而扑闪的暧昧,走在塑胶跑道上。我有时候会期望和范晓莹发生些什么,更多时候却又害怕她会表白,打破了这层微妙的关系。

她说自己喜欢上了黄岐,但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有没有女朋友。我长呼出一口气,失望之余,反倒轻松了许多。我说我帮你问。

我注册了一个小号,加了黄岐的QQ,在备注中写到:李老师让你交的资料,快点给我啦!我选了一个清纯的,双马尾的女生照片,作为头像,塑造了一个迷糊的女学生干部的形象。

他果然上钩了,我“大吃一惊”地表示加错人了,黄岐打出了‘哈哈哈’三个字,年轻的男大学生很吃这种命中注定式的相遇。

随着聊天的加深,我们也越来越熟。我也会半真半假地袒露一些过往,甚至很多连范晓莹都不知晓。而每次聊到女朋友的话题,黄岐总是含糊地应付过去。我以为他是羞于聊到这一块。

我对黄岐说,自己离他很近,是附近大学城的,有机会可以一起出来玩。说完我就后悔了,这是多小的概率,但黄岐完全没有意识到,隔天就约我线下见面,我居然答应了。

第二天他真的来了,我并不觉得黄岐和自己很像,他一米八,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衬衣下有着较好的身材,他总是在皱眉头,略有些冷峻的气质。我当然没有出现,只是远远地观望着。晚上,他压抑着情绪,但多少有点不开心。

我和范晓莹说了情报,她才反应过来,说自己上周就知道黄岐有女朋友,现在又喜欢上了另一个男生,我感觉自己像个傻子。第二周的马哲公共课,我看到黄岐牵着一个容貌出众的女生,走进教室。那个女孩穿着热裤,一双修长的腿支撑着她能走出,比同龄人更别致的步伐。她是那种,你会在背后议论她,而不敢去追的女生。

我有心结束游戏,但黄岐每晚都会找我聊天,他一直想见面,我再次问他是否有女友,想点点他。本以为黄岐会否认,但他承认了有女友,没想到的是,他说女友脑子有问题,自己不敢和她分手是因为害怕一提出来,对方会崩溃。他说自己已经喜欢上了我,再次要求线下见面。

我吓得退出了QQ。

那之后,黄岐一直在给我发消息,满是怒意和威胁。而我也从广告班的同学那了解到,黄岐和他女友是公认的情侣,奔着结婚去的。

这件事就像路边一只随意死去的松鼠,最终被细小、琐碎的微生物给吞噬,我的日常就是这些微生物。但我一直记得,那节公开课上,黄岐握着他女友的手,宣示主权一般走来,而私底下,他又把那个女人说得一无是处。

人性的恶意,让我不忍凝视,却又深深着迷。

毕业后,我进入一家新零售公司。因为在短视频赛道上较早的铺路,公司很快推出了几款网红产品,卖得都不错。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对年轻身体的压榨上。

一周7天,我大概有6天是在十点半之后走的。

这段时间,我对同事叶梨有了好感。叶梨是运营组唯一一敢在七点半下班的人。她的效率很高,每天最早来办公室,就看到泡着一杯咖啡的叶梨,盯着电脑做数据分析。

我乐于见到活力满满的职场新鲜人,却又幻想总有一天,她们被抽干。但叶梨像一口新鲜的井,活力不断,这让我深深地着迷。

但最近这段时间,她每天下班都很晚。

晚上11点,很多同事都已经走了,明晃晃的白炽灯炙烤着我的太阳穴,整个办公室只剩下我和她。我有点吃不消,刚想和叶梨打招呼,她居然一起收拾起东西来,问我能不能一起下楼。

我们一起从电梯出来,走出大楼,我什么都没说,一旁叶梨的肩膀在微微发颤,办公室里即便是领导来,她都是松弛的,但现在叶梨弓着背,像个随时准备一跃而起的猫。

我本能地感觉不对。

流光溢彩的反光玻璃上,看到身后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叶梨走得很慢,我大概知道她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建议她现在打车。但是她摇了摇头。眼神好像在告诉我,没用。

叶梨住的小区还算高档,门口的保安一直打量着我。这道工序同时把我和鸭舌帽男挡在外面。叶梨走后,我也不敢转身,不知道怎么回应那个男人。

我感觉他一直盯着小区门口。

第二天,叶梨依旧是精神饱满地来上班,但我知道这是一种假象。

茶水间,她透露自己平时会在抖音发视频,有次删除了一个不礼貌的留言后,对方在每个视频下面都留言,用恶毒的语言咒骂她。叶梨私信对他说不要再骂了,对方提出要求,加好友,并表示很喜欢叶梨。

看到对方态度客气一些了,于是想着息事宁人便加上了,谁知他每天都会在微信上向叶梨求爱,最后当得知两人就在一个城,对方甚至线下来找叶梨。

“你这种情况要报警啊。”

我安慰她。

“我有次走到警局门口,想了好久,最后还是不敢进去,我怕他们和我说,对方没有做什么,甚至都没有口头威胁,不能拿来报警。”叶梨眨了眨她的大眼睛,“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我挠了挠头,其实我也不懂法律法规,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安慰她的话。我就说那这样好了,我这几天每天和你一起回去。她盯着我看了看,马上低下头,低声说好。

这几天,我每天下班和叶梨一起回家。回到家,我陷入了失眠,我回想叶梨给我看过的画面,重新在抖音找到了她的号,每个视频都点进去后,我发现确实是有人在盯着辱骂她。

那个账号叫做ztcw55,乍看之下根本没有什么特征,最直男的名字,如果只有ztc三个字,还能猜测一下是不是名字的首字母。当然,这也没什么意义。我点进这些账号,发现视频里没有人,都是一些无毛猫的短视频。

我把他的名字输入微博,ip所在地都不在本市,或者一眼就不是这个人。我又把他的名字复制下来,粘贴在快手上,显示没有这个人。就在我毫无头绪时,突然想到了,他应该很喜欢无毛猫吧。

我下意识地百度了一下无毛猫:加拿大无毛猫亦称斯芬克斯猫,是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养猫爱好者在1966年从一窝几乎是无毛的猫仔中,经过近交选育培育成的。除了在耳、口、鼻、尾前段、脚等部位有些又薄又软的胎毛外,其他全身部分均无毛。

会不会在贴吧有呢?

我在无毛猫的吧内输入了那窜英文,依旧显示一片空白。我习惯性地又打开了斯芬克斯猫的贴吧,这个吧的帖子多了很多,主页有很多人发照片晒猫,以及询问没有多想,继续机械操作时,我发现跳出来一个ztcw55679。的账号,点进去后,他发的帖子是展示自己的猫,但有一个楼层里,有网友质疑了这只猫的体态后,他怒怼了对方的语言和叶梨抖音号下的留言如出一辙,抛开一些太低俗的,还有类似,你妈为什么没有流产,把你还养那么大。

我继续点进去那个被骂的网友,这个ztcw55679追着他两天,在他每条留言下面都在骂对方。

在发现了对方的贴吧网名后,更多的信息暴露出来。

我打开了一个txt文档,开始记录。

他家发布的照片,显示的都是不同时间点,相同的背景,应该就是他家。其次,有一张的窗户外,拍到了远处的电视信号塔。这个在十年前,还是我们区最高的建筑,后来才被其他的新楼反超。

我记得电视信号塔建在体育场对面,距离我和叶梨上班的地方不到十公里。而他最早在贴吧发的一张图,是王者荣耀的截图,里面有他的账号。

我把那个号码输入微博,一个新的世界打开。

那个账号就是他的微博号。

他微博上除了一些碎碎念,抽奖转发,还有一些莫名的街景照片。我把照片发布的时间记录下来,又在微信上问了叶梨被跟踪的时间点。

完全对上了。

这家伙在三个月前,一直在调查叶梨去过的地方,很多都是公司附近一公里范围内的地方。每到一处,他都会拍照打个卡。一股恶心的感觉,由内而外。

而我利用微博时间功能,找到了第一条他骂叶梨的那天,他转发了一张关于坦克的卡通图案。

下面有人留言:王哥,相亲不顺利?坦克?(暗指长得胖的女生。)

他回复:没,今天会所找的他妈是个坦克,相亲那个看照片还行,就是脑子不行,欠揍。

对方留言:哈哈哈。我觉得是欠你的管教。

这个人可能姓王,留言者明显是他线下的朋友。所以这也解释得通了,他并不是在茫茫人海随便加上叶梨账号,抑或者是附近的人,他是早就知道对方的号码了。也许一开始就知道对方的微信号了,却还故意问叶梨。

应该是想要隐瞒线下的身份。

点开他朋友的微博,信息更多了,甚至有两人的合照,背后是停在山路上的一辆越野车,横幅是XXX车友会。

还有他们在KTV唱歌的照片,一堆男男女女相互搂抱着在唱歌,大理石桌子上是一个巨大的蛋糕,蛋糕上写着,庆祝王立峰峰哥32岁生日快乐。

甚至在对方的微博下,他有聊到叶梨,说这个女的有男朋友还来吊着我,我现在已经能混进他们公司了,一定要给她搞点事看看。

我感到恶心,虽然公司很高档,但是高峰时刷卡进入时人特别多,有时候一个人刷了卡,你紧跟着对方,完全可以混进来。

我关上了微博,天已经亮了,油光在我的脸上形成了薄薄的一层膜。我看到TXT档案上写的内容吓了一跳,这个人的人物形象,信息,甚至大学在哪里上的全都一清二楚。

这周上班,我的脑袋总是嗡嗡嗡地叫,留意周围有没有不熟悉的面孔,结果在周五的中午,大家都出去吃饭了,剩余的同事不是戴着耳机看动漫就是趴在桌子上睡觉。

有个戴着鸭舌帽,穿着工装服的男人给我们换水,我当时就汗毛竖起来了,直觉提醒我,大概率就是那个男的。然后装作在睡觉,他看没人,慢慢地弯着腰,摸到了叶梨的工位上。

我这才确定就是这个人,但他竟然连叶梨的工位都清楚了。

他偷偷拉开了叶梨的抽屉,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想往里面倒些什么,被突然窜起来的我,抓住了我。我看去,小盒子里竟然是两只蟑螂。

“你干吗,放手!”

同事被我们发出的声响吵醒,他想逃,我没让,他揍了我一拳,意外地很有力量,看得出经常健身的。很多同事逐渐回来了,把他拦住,他抄起一个不锈钢的文件夹想砸在一个女生头上,我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整个人软下来,放下了东西,然后扫了一圈,恶狠狠朝一个方向瞪了一眼,往防火楼梯跑下去了。

我看到叶梨在人群中望着我。

今天下班前,我对她发送了消息,说今天你按时回家就好,他不会来骚扰你的。她发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包后,立马跟上一句,来茶水间。

我捧着叶梨给我泡的咖啡,柔声问,三个月前,你是不是有一场相亲。叶梨想了几秒后,惊讶地点头。

“他叫王立峰,本来是安排给你的相亲对象,不知道哪里弄到了你的抖音号,然后留言被你怼了,大直男的面子过不去,就开始嗡嗡嗡地缠上你了。不过他也有软肋,他妈和你妈是认识的,是事业单位的,我就说已经把他骂你的那些话截图了,然后你懂得。”

叶梨眼睛瞪得大大的,问我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的,我呆滞了几秒,撒谎说是刚好是朋友的朋友认识的,好在叶梨没有细问,不然一下子就穿帮了。

其实王立峰打我的时候,我没有紧张,但是叶梨盯着我问时,我会那么紧张。

“妈的,我想起来了,几个月前是说相亲对象,但我没主动去加,后来事情太多也忘了,说是有编制的,事业单位,我妈说是他们家弄进去的。”

我喝了一口咖啡道:“可能就是你没主动加他,又怼了他,才有的今天这一出。不过没事了,我警告过了。”

叶梨低着头,然后说了一句谢谢你后,大步走开了。

而那天,公司里原本送水的李姐也被通报批评,但终究没有财务上的丢失,所以事情也没有闹大,同事之间倒是夸赞我的表现,部门领导说应该给我申请见义勇为奖,我略有尴尬地笑着,叶梨在钉钉上对我说,你笑得像个大傻子。

我回敬她表情包。

那次之后,我明显感觉叶梨对我的态度变了,她似乎会有意无意地给我带点小零食,有次吃中饭,她打了两个鸡腿,然后说一个吃不下,把随手把其中一个放到了我的碗里。有同事打趣地坏笑,你们怎么回事。

我想吐槽一句缓解尴尬,她竟然脸红着不知道说什么,反应比我预想的更大。

我开始觉察出一些暧昧的火花。叶梨偶尔会等我一起下班,她明明事情已经做完了,在工位上看视频,过了半个小时,她看看我,见我还沉溺在工作中,就开始转笔,等到十点半,见我还没走,就大声收拾东西。

当她经过我工位时,脚步声格外的响。

一直到某个夜晚,叶梨凝视着我的双眼,我想走,她却死死地堵着我。

“你干嘛呢?”

“李烈,你是不是还有话没和我说?”

“杏仁豆腐咖啡的反感优化反馈应该出了呀,我……”

她打断我的话,吻上了我的唇,我愣了几秒,热烈地拥吻上去。

我们相爱了,关系好的同事都能看出来,并且帮我们保守秘密,我正式开始每天下班等她一起走,她再也不会等我到十点,而是想着法子帮我提高效率。于是我也开始跟着她一起八点下班。

每次她下班,都会在我的垃圾桶里丢一个纸团,提醒我搞快点。而我则会前后脚收拾东西。我们就像一对隐秘的偷情者,享受着秘密的恋爱。半年后,叶梨带着我去见了她的爸妈,叔叔阿姨没有提出什么要求,对我很好。我所有朋友都熟悉了叶梨,在所有人的眼中,我们都是最登对的一对。

我也很爱她。

但是。

但是。

但是。

有次,我们一起去旅游,我醒来刷完牙,她跑来眯着眼看我,我被盯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淡淡道:“才发现,你刷完牙,牙刷头和牙膏尾巴都朝向被子底部的啊。”

我直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杯子底下一团黑色。

我幻想着无数黑色的真菌,从牙膏处爬上了每一根牙刷的细线上。

我捂住嘴,冲进厕所,有点想吐。

我突然想起了一些过往,黄岐和他那女友也是他人眼中最登对的一对吧。但他还是私底下对我塑造的那个女孩说,我女友脑子有病,如果我离开她,就会自杀。

她真的有点奇怪的,我就说了一句,我不习惯外面的浴缸,每次去宾馆,她都要拿刷子给我刷浴缸,正常人会这么做?

她长着一张聪明脸,其实高考数学都没及格,靠语文拉的。

……

叶梨会一边爱着我,一边憎恶我么?

对着有着新鲜感的异性,或者随便谁说,这个人牙膏和牙刷都放在杯底的,太恶心了,都要长霉菌了。

那次之后,每次见面,但凡她没那么热情,或者陷入沉默,我都患得患失,我审视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事。

我越来越紧张,越来越难受,我越来越想知道一个答案。

叶梨是不是还真的爱我。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再次注册一个小号,头像用了一个叶梨喜欢的小鲜肉偶像的风格男生,胡乱加了她。我说自己叫胡广,是在一次地铁上看到了她后,用了附近的人,没想到真的加到了。然后夸了她真的好看。

叶梨说,不会是杀猪盘吧。

我哭笑不得,然后问小姐姐有男朋友吗?

她编辑了好久,然后回复,关你什么事。

我心态极为复杂,她用一种暧昧的态度逃过了这个问题。那之后我开始用这个小号,来和叶梨聊天。

深夜,我同时登录两个号,刚开始,她两边还能兼顾,然后慢慢的,她开始顾此失彼,与我聊天的时间越来越短,和胡广聊得越来越多。

由于我太了解了叶梨,所以每次用胡广的号,聊的话题都是她感兴趣的。虽然如此急,每个敲字的瞬间都很难受,每次我说一些浅薄,甚至有点软色情的笑话,她都能回复一大堆骂人的话,甚至在我们日常交往中,我从没见过她这么说话。

叶梨已经对‘胡广’产生了兴趣,且不讨厌他。

有一天晚上,我带着气性,想直接得到一个回答。我说,小姐姐,我已经被你吸引了,我们见面吧。如果叶梨同意了,我一定会在隔天和她坦白一切,然后和她分手。

微信显示对方一直在输入中,叶梨发来了一段语音。

【她说和你聊天很愉快,也很感谢这段意外相遇,但是我已经有男友了。我很幸福。谢啦小弟弟。】

我有点不知所措,先是有点开心,突然之间就站起来,原地蹦跶了一下,随后又想到,毕竟这才一个月不到,如果时间长一些呢?很难保证她不变心吧。

为了证明叶梨对我的爱,我继续以胡广的名义和她聊,甚至投其所好。

她最喜欢玩黎明杀机这款游戏,每天下班后都要打两盘,但我一直学不会,开始陪她玩过几次后,就没有了。为此,我重新去看了黎明杀机的攻略视频,了解这游戏的核心打法后,便加她一起游戏。

不过我基本不开语音。

再之后,她和‘胡广’在一起的时间变多了,而周末叶梨想约我出来,我都会找机会推脱,我想试试看,如果我疏远她一些,她会不会就变了。

我越是疏远,胡广填补她的时间就越多,无数次,我们一起打败了追击者,赢得了胜利,我都能听出她语音那边发出开心地尖叫,随后便淡淡的一声叹息。我又和叶梨聊起了感情的事,我问她,你真的爱你男朋友吗?或者说他真的爱你吗?

她又一次语音对我说,闭嘴吧。然后再也没有和‘胡广’聊过。

一次,叶梨冲到了我住的公寓,我下意识地压低电脑,她指着我就劈头盖脸地骂,李烈,你不是说忙吗,你忙个屁,忙着和谁聊天呢?!

她冲上来想打开我电脑。

我死死地压住,微信网页版登得就是胡广的号,绝对不能被她看到。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她红着眼,死死地瞪着我。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啊,怎么,过了新鲜劲了,就反感了?”

她打了我一记巴掌,转身离开了。

当天晚上,我死死地守着微信,我有预感,叶梨会在微信上找胡广。果不其然,微信上那个熟悉的头像跳动了,她第一次约我去喝酒。我感觉整个房间都是发霉的味道,地面上蔓延着霉菌斑一样的黑点,而从墙壁里发出好多的窃笑。

这些声音好像在嘲笑我,在玩一个极致愚蠢的游戏。

我要去吗?

一旦去了不就把‘胡广’这个人穿帮了吗?

不,已经到这一步了,叶梨主动约‘胡广’出来喝酒,那么她真的会背叛我吗?

之前的爱都是空中楼阁,经不起考验对吧。

我拿出叶梨以前留在房间里的旧化妆包,对着镜子摆弄我的脸,但是涂抹越多,只是越发觉得陌生。

就在这时,房间里走出一个人来,他拥有白皙的皮肤,棱角分明的脸上,鼻尖微微向上翘,就连声音都好像是我在哪里听过。

“你是谁?”

“我是谁?你应该最清楚了啊,我是被你创造出来的。你忘了,我们要一起验证叶梨是不是爱你对吧。”

我很紧张,拖着他的手,让他不要走。其实我第一眼看到,就认出那就是胡广,那是完全按照叶梨的喜好创造出来的人。

“不行,你不能去,我们只是吵架了,和你没关系。”

胡广笑笑,鼻梁上甚至有一些弯弯的小纹路:“李烈啊,你不想知道最后的答案么,已经到这一步了,如果叶梨真的爱你,又怎么会喜欢上我这种来路不明的人呢,你难道对你喜欢的人没有信心吗?”

“……”

“但如果她真的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坚定,那就算我现在不出现,以后也会有其他的人,不是吗。”

我被他一句话击穿在地,慢慢地松开了手。

那晚,我疯狂地刷朋友圈,发现了叶梨晒出很多酒吧的照片,她们勾肩搭背,玩得很high,底下一个我们共同朋友的留言:分手了?

她没有回复。

那之后的一周,她都没有来找我聊天,然后是一个月,这段时间,我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等到我再次去公司,却发现自己的卡已经失效了。我想跟着其他人身后,一起进去,却被保安拦了下来。我们差点爆发冲突,我看到了前同事后想让他帮我进去,他一脸惊恐地跑开了。

晚上下班,我等在公司门口,等叶梨下班,却发现胡广已经先来了。他换了件衣服,更加光鲜亮丽,吸引了无数周围人的目光。

“我错了,我不想再试了,把叶梨还给我!”

“李烈你啊你,明明那么自卑,对什么都不相信,你根本就配不上叶梨。但她还是喜欢上了你,可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喜欢她。”

“你胡说,我喜欢叶梨!她是我的一切!”

“你只是一条可怜虫,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你只是喜欢玩弄喜欢你的人罢了。”

我的眼前好像,又回到了大学宿舍。宿舍已经断电了,屏幕在黑暗中亮着灯,我看到自己假扮着一个不存在的女孩,在玩弄黄岐的模样,油脂包裹住我的脸,怎么看起来那么陌生。

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根本没有搭理我。

胡广淡淡说道:“你知道吗,你是被渊选中的人,你那么喜欢扮演别人,玩弄他人,用阴暗的想法去揣度别人对你的爱,你有没有想过,被你创造出来的人,会夺走你的一切呢。”

叶梨下班后,一蹦一跳地走到胡广身边,我想说什么,却只是看到她皱着眉的表情,略有疑问地问胡广,这个是谁。

“不认识的。”

“李烈,那不是你朋友的话,我们走吧,去吃烤肉。”

“好,听你的。”

我想追上去,想大声呐喊,但好像身体被无数双手拉住了,甚至有一只捂住了我的嘴。

我看向商场楼下的反光镜。

镜子里的人那么陌生,那是一张我从未见过的脸。

渊把我的一切都夺走了。

不,也许是我自己。



 

 


评论(15)
热度(184)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狮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