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这字是你掉的么?

01

辟邪镇是一座南方小镇,以擅长制作皮鞋而闻名。

小镇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拥有上千年的历史。每年出口至国外的皮革、鞋垫,都能给小镇带来丰厚的利润。

此时此刻,这座宁静小镇上,正进行着一场考试。

讲台上,监考教师为了抵挡睡意,喝了一口浓茶,又朝搪瓷杯里面吐了两颗枸杞。教室里要被笔头‘刷刷刷’的声音给填满。一位姬发少女坐在教室中间,以她为圆心,四周是一圈空位,与其他的考生隔开来。剩余的空间更为拥挤,不少女孩用手肘遮住试卷,不让邻座的男生偷看。

中间的少女名叫罗霄,鼓着嘴,两边青筋暴起,分不清是难受还是紧张。

监考老师还是打起了瞌睡。

一位双马尾,两眼弯弯的女孩,正对罗霄小声说话。听......

异色都市奇谈·谎言葬礼

我的名字叫简茶,简单的简,泡茶的茶。是一本八卦周刊,负责猎奇版块的编辑。

由于工作关系,我总是能够遇到一些连自己都无法解释的事情。

今天要讲的是一则关于葬礼的故事。


01

雨沿车窗的外侧滚动下来,大巴停在这条山路上已经很久了。

半小时前,司机和几个乘客回来,说前方有泥石流。我本来还不信,就跟着一起去看,结果看到了更多停在半道的车。山体滑坡后,巨大的泥块堆积在路面,像是坏掉的积木。山道上,一大堆愁容满面的人徘徊着。淋雨打电话。

人群里,还能看到有人被抬着走。

“要不,我送你们回市区吧,也不收你们钱了。哎,这鬼天气……”司机小声嘟囔道。

有人骂骂咧咧,有人不说话。最...

李家臣的闯关图·后记

2016年,我在追一部叫《诚如神之所说》的漫画。

因为追连载太累了,我就把市面上其他的生存游戏类漫画都看了一遍。

我喜欢《诚如神之所说》里,当天所有去上学的高中生,被迫一起参加死亡游戏的设定。漫画还画了一部分逃课的人,反倒幸免于难(前半部分)。我喜欢的大概是那种,先用玻璃罩子罩住一部分人,外面的人看着里面的人癫狂、死亡,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无力感。

最早接触到这一类型的应该是深作欣二的《大逃杀》,癫狂血腥的镜头给了我感官冲击,而故事本身,则是给到了价值观上的冲击。

第二天上学,我看到亲爱的同桌,总在幻想,她是要用锤子敲死我,还是用电钻扎死我。

逃杀类作品像是一颗种子,给我留下的后劲很强...

李家臣的闯关图12

李家臣火气上来了:“你是圣母病犯了?!只想着牺牲自己?”

酒九没有说话。

“你要是死了,债都是你妈来还,一把年纪的人了,你还想让她打几份工?”

李家臣的火气真的上来了,刚才也是,为什么要和副董事长那边的人作对。为什么要说真相,游戏之后的世界,那些新玩家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酒九,为了你这点可怜的正义感,承担结果的是你的家人!”

“那你说怎么办!”酒九红着眼,“江江的19个小时,你觉得凭这孩子自己,要怎么通过游戏。”

“那就不要管他啊!”李家臣本能地喊出来,“他是你儿子?还是你弟弟?你要管到什么时候?下一场游戏?下下一场?”

胡江江有点害怕地看着两个哥哥,他怕两个好朋友打起来。...

李家臣的闯关图11

第16章 没有时间的小镇


桃子从收银台下拿出了共享充电宝。

“游戏将在20分钟后,也就是晚上20:00点正式开始。现在可以来取号了,还有哦,为了让大家安心地进行游戏,书店提供充电服务。”

李家臣的号码是14号,他看着一个又一个人上去按指纹,取号。

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怎么这么多啊?!”

一个戴口罩的微胖男人惊叫道。他吓得扔掉了纸,纸上的两个数字是25243,1800。

李家臣惊了,2万5000秒,也就是7个小时,上下区间是半小时。

这和刚才桃子举例子的时间完全不是一个标准!

这就是这个游戏的残酷之处。

口罩男要在没有时间显示的情况下,精准估算六个半小时到...

李家臣的闯关图10

第15章 外面的世界


“没有最宝贵的东西?!”

酒九看着安检处的电子屏,脱口而出。

其他人也都一脸惊讶。

此刻,李家臣正躺在移动的履带上,头枕着书包。两边的恶鬼举着滴血的斧头,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似乎只为了某个瞬间。

李家臣像是变了一个人,打量着桃子。

“小漆她怎么样了?”

“死了。出车祸撞死了。”

李家臣竖了个中指:“好好说......”

“在她的世界,小命蝉刚大学毕业,在一家日企工作,有很爱她的男朋友,很顺利地生活着。不对,不该叫她命蝉了。托你的福,她已经不是命运薄如蝉翼的人了。”

“哦。”

“有很爱她的男朋友!”

“嗯。”

“有个很爱她的男朋友哦。”...

李家臣的闯关图09

周末,少年少女到了城南监狱。

监狱前的铁门庄重地矗立着,杂草无规则状生长在一旁。这所监狱对非血亲关系的人开放,只要要提前申请。

没有多余的繁杂手续,隔着玻璃,李家臣见到了朱漆的父亲。

他老了很多,似乎还是那个把老婆丢出去的东西,默默捡回来的男人。

“爸。”

“来啦。最近学习怎么样?听说你搬去了新学校。”

“挺好的。”

“从你姑家搬出来了啊。”

“嗯,我现在住老房子,我也成年了。”

“你姑父现在住在医院里?”

“嗯。”

李家臣本以为可以开口说两句话,但凝重的氛围让他一句话都插不上。

朱漆平静问道:“爸,你为什么杀了妈?”

朱漆的父亲理了理衣服,显得有点局促。

“爸爸没...

李家臣的闯关图08

第12章 葛玲


桃子掰着手指,挑选下一个幸存者。

“我来吧。”

黄发女赤脚走出来。

李家臣很吃惊,这个人之前不是在哭,就是缩在角落里叫骂。她的情绪总是起伏很大,现在看起来却很平静。

蒋佳阳突然间窜出来,抱住她的大腿,哭喊道:“美女,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的?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啊?”

黄发女一脚把他踹开。

“我他妈怎么知道你最重要的是什么,滚开,狗男人!”

“救救我吧。我不想死。”

黄发女掰开蒋佳阳的手,用嫌弃的语气说道:“这里没人帮得了你,能帮得了的只有你自己。”

她个子不算高,一头快褪色的浓密黄发垂在身后,她的脸有一种俗气的美,妆都要花了,骨...

李家臣的闯关图07

第10章 安检游戏


宫截睁开眼,伸了个懒腰,起身。

李家臣真是羡慕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睡得着,自己累的要死,却睡不着。

桃子:“你们认为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桃子的眼神扫过副董事长,扫过胡江江,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桃子:“人类每一个都长得差不多,两只手,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但个体与个体之间又天差地别。比宇宙间的星系还复杂。”桃子把玩着手指甲,“所以啊,抛开一切,有人想知道,区分你们每个个体,并且支撑你们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

桃子继续道:“就是你之所以被称为你的存在。”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手机响了。


【安检游戏:

首先,恭喜各位同学通过二维码...

李家臣的闯关图06

第9章 微型推理


地面层的空气清新了一些。

ABCD四个出口分别传来汽车声,人声和脚步声。外面的世界淅淅沥沥的,好像在下雨。

风从地铁口灌进来,李家臣贪婪地呼吸着。

安检口,传送带安静地循环滚动着。桃子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件工作服,彰显自己是地铁内部人员。显得很滑稽。

桃子:“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咯。同学们,还等什么?”

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经过前几次的濒死体验,没人再敢轻举妄动。

黄发女大声呵斥道:“这次又是什么破游戏!”

桃子一脸诡计被拆穿的样子,瘪着嘴。

酒九:“我们已经连续进行了3场游戏,让我们休息一下吧。”

郑立扶着墙:“走不动了......”

桃子...

1 / 7

© 狮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