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拘4

11

林绘刚知道的都和桐恺说了,电话里他让她不要太担心,会立刻合适儿童手表里声音的来源。

林绘深深的恐怖其实不在于这句话,而在于女儿好像藏着太多她不知道的秘密。这让她开始重新打量沐沐过去的作息、行为。

沐沐是一个有点叛逆的女孩,虽然长相继承了自己但行为却较为男孩子气,比起一般女生更加大胆,拥有探知欲。她难道在寻找什么真相?

所以她找到了什么,才被报复了?

林绘越想越心烦,她开始不停耍手机,无数的私信又让她关掉了微博。她新上传的视频上了平台的热搜,在这里大多数都是老粉,大多是安慰她的话。沐沐一定会没事的;你身为母亲一定要坚持住;天,我一直看你们的视频,太遭罪了,一定要把凶手捉拿归案;如...

邻拘

01

林绘和女儿沐沐搬来爱邻小区已经4年多了。

林绘记得小区里每处凸起的石砖,每条分叉出去的尖锐树枝,以及喷水池飞溅的范围。经过这些地方,她总是会拉一下沐沐的手,像是在提醒女儿。可沐沐不以为然,有一次她闭上眼飞奔起来,还故意踩在石砖上摔了一跤,起身后,她擦了擦膝盖上的血,对林绘傻笑,像是完成了某种验证。

林绘只能蹲下,一边抱怨,一边帮女儿清理伤口。她自然不喜欢这样的结果,但她不讨厌沐沐对万事万物的好奇劲儿。

沐沐也是在小区里交到了人生第一个朋友——小敏,同小区的小男生都太蠢了,一旦放出去就带着一身泥回来,小敏和沐沐则喜欢安安静静地坐在花坛看绘本。偶尔有男生来捣蛋,欺负了小敏,沐沐就帮她...

被凝视者

我时常想起大学时,黄昏的操场,我和范晓莹坐在观众席。下面是矫健而带球奔跑的男孩们,跑道上有着刚吃完饭,进校园来闲聊的叔叔阿姨。那时候,市师范大学的大门还能随意出入。

范晓莹对我说她遇到了喜欢的人,一个叫黄岐的男生,隔壁广告班的。她说黄岐和我长得很像。

我楞了一下,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范晓莹喜欢的是我。

她总是时不时约我,在夜间的操场散步。我并不喜欢在跑道上绕圈,像上个世纪的相处方式。我们时而喋喋不休,时而沉默,带着隐秘而扑闪的暧昧,走在塑胶跑道上。我有时候会期望和范晓莹发生些什么,更多时候却又害怕她会表白,打破了这层微妙的关系。

她说自己喜欢上了黄岐,但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有...

异色都市奇谈·谎言葬礼

我的名字叫简茶,简单的简,泡茶的茶。是一本八卦周刊,负责猎奇版块的编辑。

由于工作关系,我总是能够遇到一些连自己都无法解释的事情。

今天要讲的是一则关于葬礼的故事。


01

雨沿车窗的外侧滚动下来,大巴停在这条山路上已经很久了。

半小时前,司机和几个乘客回来,说前方有泥石流。我本来还不信,就跟着一起去看,结果看到了更多停在半道的车。山体滑坡后,巨大的泥块堆积在路面,像是坏掉的积木。山道上,一大堆愁容满面的人徘徊着。淋雨打电话。

人群里,还能看到有人被抬着走。

“要不,我送你们回市区吧,也不收你们钱了。哎,这鬼天气……”司机小声嘟囔道。

有人骂骂咧咧,有人不说话。最...

下坠5

前情提要:

22号楼的高空坠物,让林绘的女儿沐沐身受重伤。

最初她怀疑作案者是季延,但她家装满了摄像头,视频显示在案发的统一时间,季延手上并没有东西。年轻的刑警桐恺的加入,帮助两人试图拨开迷雾。

三人开始逐步分析22号楼里的每一个人。

这栋模范楼层住过的都是怎么样的人,现在才揭开真相。


下坠1

下坠2

下坠3

下坠4


———————————正文—————————————

[图片]

林绘到现在都没弄清楚,为什么有人要对沐沐动手?

还是......凶手的目标就是自己?

自己有,得罪过任何一个人而不自知么?

她看了眼时间,一下子站起来。

“我要走了。”

“...

李家臣的闯关图·后记

2016年,我在追一部叫《诚如神之所说》的漫画。

因为追连载太累了,我就把市面上其他的生存游戏类漫画都看了一遍。

我喜欢《诚如神之所说》里,当天所有去上学的高中生,被迫一起参加死亡游戏的设定。漫画还画了一部分逃课的人,反倒幸免于难(前半部分)。我喜欢的大概是那种,先用玻璃罩子罩住一部分人,外面的人看着里面的人癫狂、死亡,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无力感。

最早接触到这一类型的应该是深作欣二的《大逃杀》,癫狂血腥的镜头给了我感官冲击,而故事本身,则是给到了价值观上的冲击。

第二天上学,我看到亲爱的同桌,总在幻想,她是要用锤子敲死我,还是用电钻扎死我。

逃杀类作品像是一颗种子,给我留下的后劲很强...

李家臣的闯关图12

李家臣火气上来了:“你是圣母病犯了?!只想着牺牲自己?”

酒九没有说话。

“你要是死了,债都是你妈来还,一把年纪的人了,你还想让她打几份工?”

李家臣的火气真的上来了,刚才也是,为什么要和副董事长那边的人作对。为什么要说真相,游戏之后的世界,那些新玩家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酒九,为了你这点可怜的正义感,承担结果的是你的家人!”

“那你说怎么办!”酒九红着眼,“江江的19个小时,你觉得凭这孩子自己,要怎么通过游戏。”

“那就不要管他啊!”李家臣本能地喊出来,“他是你儿子?还是你弟弟?你要管到什么时候?下一场游戏?下下一场?”

胡江江有点害怕地看着两个哥哥,他怕两个好朋友打起来。...

李家臣的闯关图11

第16章 没有时间的小镇


桃子从收银台下拿出了共享充电宝。

“游戏将在20分钟后,也就是晚上20:00点正式开始。现在可以来取号了,还有哦,为了让大家安心地进行游戏,书店提供充电服务。”

李家臣的号码是14号,他看着一个又一个人上去按指纹,取号。

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怎么这么多啊?!”

一个戴口罩的微胖男人惊叫道。他吓得扔掉了纸,纸上的两个数字是25243,1800。

李家臣惊了,2万5000秒,也就是7个小时,上下区间是半小时。

这和刚才桃子举例子的时间完全不是一个标准!

这就是这个游戏的残酷之处。

口罩男要在没有时间显示的情况下,精准估算六个半小时到...

李家臣的闯关图10

第15章 外面的世界


“没有最宝贵的东西?!”

酒九看着安检处的电子屏,脱口而出。

其他人也都一脸惊讶。

此刻,李家臣正躺在移动的履带上,头枕着书包。两边的恶鬼举着滴血的斧头,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似乎只为了某个瞬间。

李家臣像是变了一个人,打量着桃子。

“小漆她怎么样了?”

“死了。出车祸撞死了。”

李家臣竖了个中指:“好好说......”

“在她的世界,小命蝉刚大学毕业,在一家日企工作,有很爱她的男朋友,很顺利地生活着。不对,不该叫她命蝉了。托你的福,她已经不是命运薄如蝉翼的人了。”

“哦。”

“有很爱她的男朋友!”

“嗯。”

“有个很爱她的男朋友哦。”...

李家臣的闯关图09

周末,少年少女到了城南监狱。

监狱前的铁门庄重地矗立着,杂草无规则状生长在一旁。这所监狱对非血亲关系的人开放,只要要提前申请。

没有多余的繁杂手续,隔着玻璃,李家臣见到了朱漆的父亲。

他老了很多,似乎还是那个把老婆丢出去的东西,默默捡回来的男人。

“爸。”

“来啦。最近学习怎么样?听说你搬去了新学校。”

“挺好的。”

“从你姑家搬出来了啊。”

“嗯,我现在住老房子,我也成年了。”

“你姑父现在住在医院里?”

“嗯。”

李家臣本以为可以开口说两句话,但凝重的氛围让他一句话都插不上。

朱漆平静问道:“爸,你为什么杀了妈?”

朱漆的父亲理了理衣服,显得有点局促。

“爸爸没...

1 / 5

© 狮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