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拘4

11

林绘刚知道的都和桐恺说了,电话里他让她不要太担心,会立刻合适儿童手表里声音的来源。

林绘深深的恐怖其实不在于这句话,而在于女儿好像藏着太多她不知道的秘密。这让她开始重新打量沐沐过去的作息、行为。

沐沐是一个有点叛逆的女孩,虽然长相继承了自己但行为却较为男孩子气,比起一般女生更加大胆,拥有探知欲。她难道在寻找什么真相?

所以她找到了什么,才被报复了?

林绘越想越心烦,她开始不停耍手机,无数的私信又让她关掉了微博。她新上传的视频上了平台的热搜,在这里大多数都是老粉,大多是安慰她的话。沐沐一定会没事的;你身为母亲一定要坚持住;天,我一直看你们的视频,太遭罪了,一定要把凶手捉拿归案;如...

邻拘3

08

案件发生后的第二天,桐恺驱车来到了东安街派出所。里面空荡荡的,大概率是兄弟们昨晚通宵在跑外线,还待着的就四五个警察,除去值班的,李忠军正在打瞌睡。

“精神慢慢啊,李局。”

桐恺拍了一下他的背,拿过他桌面上摆放的泡面,猛吸一口。等到面递回到了李忠军手上,刚泡的只剩下一半了。他一直这么戏称对方,哪怕李忠军比桐恺大七八岁。

“你小子,你这真的是不和我客气啊。”

“浅尝一下。”

“那你要是不浅尝,我这面就没了。”

李忠军瞪大了铜铃眼,桐恺一脸坏笑。

“通宵?”

“这几天不是KTV大筛查么,多的是事后的归档和录编工作。”

“听说了。”

“老吴和他小徒弟说的?”

“哎哟,知道...

邻拘2

[图片]

林绘脑子有点乱,她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就是这真的不是一起简单的意外?为什么有人要对沐沐动手?

还是......凶手的目标是自己?

自己有得罪过任何一个人吗?

桐恺拍了拍林绘的肩膀,把她拉回现实。

“谢谢你林小姐,你提供的材料很宝贵,接下来我和吴警官会逐一排查。”

林绘点头,不再言语。加完微信,桐恺表示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她。随后,几人前后脚走出季延的房间。

林绘拖着行李箱往小区门口走,事情发生才一个小时,小区外已经堵满了人,几辆新闻车停在路边,记者和保安正在争执,拉扯,更多的则是围观者,甚至还有小网红正在直播。

高空坠物、单身母亲、独居男性、女网红、故意伤害等字符。带着...

邻拘

01

林绘和女儿沐沐搬来爱邻小区已经4年多了。

林绘记得小区里每处凸起的石砖,每条分叉出去的尖锐树枝,以及喷水池飞溅的范围。经过这些地方,她总是会拉一下沐沐的手,像是在提醒女儿。可沐沐不以为然,有一次她闭上眼飞奔起来,还故意踩在石砖上摔了一跤,起身后,她擦了擦膝盖上的血,对林绘傻笑,像是完成了某种验证。

林绘只能蹲下,一边抱怨,一边帮女儿清理伤口。她自然不喜欢这样的结果,但她不讨厌沐沐对万事万物的好奇劲儿。

沐沐也是在小区里交到了人生第一个朋友——小敏,同小区的小男生都太蠢了,一旦放出去就带着一身泥回来,小敏和沐沐则喜欢安安静静地坐在花坛看绘本。偶尔有男生来捣蛋,欺负了小敏,沐沐就帮她...

被凝视者

我时常想起大学时,黄昏的操场,我和范晓莹坐在观众席。下面是矫健而带球奔跑的男孩们,跑道上有着刚吃完饭,进校园来闲聊的叔叔阿姨。那时候,市师范大学的大门还能随意出入。

范晓莹对我说她遇到了喜欢的人,一个叫黄岐的男生,隔壁广告班的。她说黄岐和我长得很像。

我楞了一下,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范晓莹喜欢的是我。

她总是时不时约我,在夜间的操场散步。我并不喜欢在跑道上绕圈,像上个世纪的相处方式。我们时而喋喋不休,时而沉默,带着隐秘而扑闪的暧昧,走在塑胶跑道上。我有时候会期望和范晓莹发生些什么,更多时候却又害怕她会表白,打破了这层微妙的关系。

她说自己喜欢上了黄岐,但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有...

姑娘,这字是你掉的么?

01

辟邪镇是一座南方小镇,以擅长制作皮鞋而闻名。

小镇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拥有上千年的历史。每年出口至国外的皮革、鞋垫,都能给小镇带来丰厚的利润。

此时此刻,这座宁静小镇上,正进行着一场考试。

讲台上,监考教师为了抵挡睡意,喝了一口浓茶,又朝搪瓷杯里面吐了两颗枸杞。教室里要被笔头‘刷刷刷’的声音给填满。一位姬发少女坐在教室中间,以她为圆心,四周是一圈空位,与其他的考生隔开来。剩余的空间更为拥挤,不少女孩用手肘遮住试卷,不让邻座的男生偷看。

中间的少女名叫罗霄,鼓着嘴,两边青筋暴起,分不清是难受还是紧张。

监考老师还是打起了瞌睡。

一位双马尾,两眼弯弯的女孩,正对罗霄小声说话。听......

异色都市奇谈·谎言葬礼

我的名字叫简茶,简单的简,泡茶的茶。是一本八卦周刊,负责猎奇版块的编辑。

由于工作关系,我总是能够遇到一些连自己都无法解释的事情。

今天要讲的是一则关于葬礼的故事。


01

雨沿车窗的外侧滚动下来,大巴停在这条山路上已经很久了。

半小时前,司机和几个乘客回来,说前方有泥石流。我本来还不信,就跟着一起去看,结果看到了更多停在半道的车。山体滑坡后,巨大的泥块堆积在路面,像是坏掉的积木。山道上,一大堆愁容满面的人徘徊着。淋雨打电话。

人群里,还能看到有人被抬着走。

“要不,我送你们回市区吧,也不收你们钱了。哎,这鬼天气……”司机小声嘟囔道。

有人骂骂咧咧,有人不说话。最...

遛狗

粽子耷拉着耳朵,眯着眼,假装没听到客厅里的吵架声。

粽子是一只中华田园犬,母狗,在刘爱春母亲家的停车场找到的。当时,它脖颈上缠着一条烂绳,扎进肉里,导致周围一圈皮肤都溃烂了。绳子是以前捕狗队的人套上后,刘爱春一眼看出来了。

她觉得粽子拼命挣脱了逃离了,命大,之后的日子该享福了。她联系了丈夫,抓到狗后送去了宠物医院。

李医生动了手术,取出绳子,但后续还要打抗生素,要恢复,李医生说不如你们领养了吧。刘爱春犹豫的时候,丈夫女儿说养吧,不然白看病了,它这么瘦,活不过这个冬天的。

一家人一咬牙,收养了。

五年后,粽子大了一圈,毛发透亮,脖子上只看得出淡淡的圈痕。每当小区里的人问起,刘爱春都要讲......

下坠5

前情提要:

22号楼的高空坠物,让林绘的女儿沐沐身受重伤。

最初她怀疑作案者是季延,但她家装满了摄像头,视频显示在案发的统一时间,季延手上并没有东西。年轻的刑警桐恺的加入,帮助两人试图拨开迷雾。

三人开始逐步分析22号楼里的每一个人。

这栋模范楼层住过的都是怎么样的人,现在才揭开真相。


下坠1

下坠2

下坠3

下坠4


———————————正文—————————————

[图片]

林绘到现在都没弄清楚,为什么有人要对沐沐动手?

还是......凶手的目标就是自己?

自己有,得罪过任何一个人而不自知么?

她看了眼时间,一下子站起来。

“我要走了。”

“...

起点

最近身体不是很好,在慢慢写作复健中。

新作还要等一下,先发一篇人生第一部创作的小说,也是我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写的故事吧。

(自己已然羞耻为什么会这么文艺痛)


————————

1

关于我是如何与江小天相识的,那就有的追溯了。

初入高中,目光所及处并无熟脸,当然,这对我来说也无所谓。高一的功课较为轻松,午间休息很充裕。男生们都去操场上捉对厮杀,我则会去图书馆待着。

云江中学的图书馆拥有百年历史,青石阶梯配上两旁的紫杉倒显得古朴,一进馆便有股清甜,是外窗桂花散出的香气。我挑了一本李碧华的文集欣赏,话说前几日看《霸王别姬》时就打算找原著瞧瞧,没想到在这里意外发现。坐下后就深深陷入,......

1 / 10

© 狮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