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这字是你掉的么?

01

辟邪镇是一座南方小镇,以擅长制作皮鞋而闻名。

小镇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拥有上千年的历史。每年出口至国外的皮革、鞋垫,都能给小镇带来丰厚的利润。

此时此刻,这座宁静小镇上,正进行着一场考试。

讲台上,监考教师为了抵挡睡意,喝了一口浓茶,又朝搪瓷杯里面吐了两颗枸杞。教室里要被笔头‘刷刷刷’的声音给填满。一位姬发少女坐在教室中间,以她为圆心,四周是一圈空位,与其他的考生隔开来。剩余的空间更为拥挤,不少女孩用手肘遮住试卷,不让邻座的男生偷看。

中间的少女名叫罗霄,鼓着嘴,两边青筋暴起,分不清是难受还是紧张。

监考老师还是打起了瞌睡。

一位双马尾,两眼弯弯的女孩,正对罗霄小声说话。听到的同学们都笑了。

“罗霄,都怪你,我听力第5题都没听清楚。”

罗霄没搭理她,继续写题。

双马尾少女听到大家笑,又轻声道:“罗霄,别憋着啦。”

罗霄涨红了脸,身体绷得紧紧的。

下一秒,一个纸团丢了过来,轻轻捶在罗霄的后背。

罗霄颤抖起来。

“阿嚏!”

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两个巨大的汉字从她的嘴里吐出来。

一个掉在某同学的面前,一个砸向了老师,把讲台都砸坏了一个角。

监考老师推了推眼镜,一下从美梦过渡到了噩梦。

地上的两个字是——【闭嘴】。

 

02

罗霄拥有一项特别麻烦的超能力。紧张时,能够把内心的想法以字的形式吐出来。

闭嘴就是她此刻的想法。

莫晓晓知道罗霄每次考英语都很紧张,而一紧张就会吐字,就故意刺激她。考试结束,大多数的学生都走了,只留下罗霄一个人在教室里拖地。巨大的字体慢慢溶解,留下一地泡沫。

莫晓晓突然出现在罗霄的背后。

罗霄气得像一只弓起背的狸猫。

“莫晓晓,你没完了是吧!”

莫晓晓把下巴靠在罗霄的肩膀上:“好啦好啦,我错啦。”

“我在拖地,别踩进来。”

莫晓晓退到了教室门口。

“对了罗霄,好心提醒一句,听说明天会来一个转学生,到时候你可别再紧张了啊。嘻嘻。”

 

第二日,教室里果然来了一位转校生,名叫萧晴。

他穿了一件白色的上衣,一条白色的裤子,以及一双白色的球鞋。他长着一张细长的脸,在罗霄眼中,他已被脑补成了一只会说话的白狐狸。

老师让他坐到罗霄的前面。

萧晴爱干净,同桌的橡皮屑滚到他桌上,他就会生气;体育课很不情愿和各种球接触,觉得脏。吃饭的时候,又很忌惮来搭话的人,怕别人的唾沫星子飞到自己身上。男生这么麻烦的,真是少见。

罗霄觉得他很像早些年的母亲,特别在意卫生。和父亲外出打工,一年回来一次,母亲好像不那么在意卫生了。

到目前为止,罗霄还没和萧晴好好打过招呼。就怕自己一不小心惹到了洁癖男,一紧张,又要吐字了。

一天早晨,罗霄正在抄作业,平日里语文课代表都会允许她再抄会儿。但今天课代表请假了,由萧晴代替。

罗霄低着头,下笔如有神。

“马上好,马上好!”

萧晴拿走了罗霄的作业,罗霄尖叫起来,抬头,看到了萧晴那张公正严明的冷脸,有一种被蜜蜂叮到的感觉。

罗霄捂着嘴,一股欲望从喉咙深处涌起。

萧晴与她对视着,看到她难受的表情,摸不着头脑。

下一秒,【烦】这个字就从罗霄的嘴巴蹦了出来,甩到萧晴面前。

男孩呆呆地站着,罗霄看着他的脸由冷漠变为复杂。

一些唾液粘在了对方的衣服上。

班上其他同学惊恐地看着这一幕,罗霄护住头,以为要被揍了,男孩的眼睛却突然亮了起来。

他蹲着看地上的【烦】字,左看看,右看看。

罗霄赶紧上前:“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打扫,真不好意思,萧晴同学。”

萧晴摇了摇头,抿着嘴表示没事。

他从书包里拿出一把尺子,丈量字体。

萧晴十分专注,周围冒出的‘嘻嘻哈哈’的笑声,他根本不在意,这让一些同学索然无味。

罗霄万万没想到,萧晴会对她吐出来的字感兴趣。

萧晴抓上罗霄的手,就要走出了教室。

“去哪儿啊,等下还要上课的!”

罗霄红着脸,气哼哼地看着他。

莫晓晓带头起哄,刚才嘲笑他的同学们,又开始起劲了。

萧晴当他们不存在,和罗霄说了句对不起,说放学后,能不能邀请你来我家做客。

“我们可以当朋友吗?”

“......”

起哄声更大了,罗霄感觉一阵鸡皮疙瘩,她盯了萧晴看了会后,他微微低着头,察觉到了语气的尴尬。

上课铃声响起,罗霄低声道:“下课再说。”

放学后,罗霄的自行车跟着萧晴的自行车,她想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两人来到了一家字画店。

店长戴着一片巨厚的单镜片眼镜,胖胖的,面相像是老奸巨猾之人。特别是那双眯眯眼,在罗霄眼中,他被自动脑补成了一只老狐狸。

白狐狸和老狐狸。

店长端着茶,慢悠悠喝了一口:“小晴啊,刚上学就把媳妇带回家了?”

“二叔,你这张嘴真是恶臭......”

萧晴走到罗霄旁边:“这是我同学,不,是我的新交的好朋友,她叫罗霄。”

原来是亲戚啊。

罗霄环顾四周,古朴的雕栏上透着檀香,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古玩。罗霄不懂这些,看不出好坏,但代入了老狐狸大概率是奸商的可能,便觉得这些古玩也不像正品了。

萧晴:“二叔,我找到了最合适的字了!”

店长抠鼻子:“嗯?”

萧晴希望罗霄再吐一次字出来,但经过上午的遭遇,罗霄反倒没什么紧张情绪了。罗霄想要喝奶茶,萧晴立刻就从旁边的小吃街买来了。罗霄想要吃章鱼小丸子,萧晴又去跑腿。

“能不能再来一次。”男孩气喘吁吁道。

店长无奈地看着侄子,一脸‘你就是这么追女生的?’的表情。

萧晴:“我检查过,真的是颜真卿的楷体!”

罗霄喝着奶茶,干脆找了一张红木椅坐下,好奇又安逸地看着这一老一小。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啥。萧同学,你家我也做客过了,朋友的义务也尽到了。没事我走了啊。还有,课上别再拽着我的手了。”

“二叔!”萧晴急得大喊。

店长盯着罗霄多看了一眼,他续了一杯香茶,放在了桌子的一角。随后,整个字画店的一角,两个柜子向两边移动,一扇秘密的门出现。

罗霄嘴里含着珍珠,惊讶地看着这机关。

“好酷!”

“罗同学,可以进来看看。”

罗霄随着两人走进门内,走廊至少有2米,里面的装潢和店内的很像,但更多的是一个个巨大的字,被陈列在特质的玻璃柜中。

罗霄看呆了。

“这些是?”

店长嚼着槟榔:“有些是赵孟頫的字,有些是柳公权的,当然还有一些明代的大家,董其昌之类的字。”

房间的地上是一张巨大的地毯,上面的图案是中国神话里常见的怪物。

店长没有理睬罗霄,他拨动一个小开关,房间里突然窜出一只白老虎,在房间里跳来跳去,向着罗霄伸爪子。

“啊啊啊!”

萧晴瞬间到了罗霄的面前,挡住了虎爪。罗霄吓得双手握成拳头。

电光火石之间,萧晴在空气中画了一个符,符咒把白虎困在了地面上。萧晴定睛一看,才发现白虎其实是木头搭建而成的。

“这是?”

“只是偃术啦,不用怕的,小妹妹。”

萧晴有点不满道:“二叔,你至少提前打个招呼吧。”

“还不是你要求人家进来的。”

萧晴用温和一些的语气对罗霄说,每到过年,辟邪镇都会出现年兽,它会挑选可口的人带走。从宋朝开始,都是由萧晴他们家族来守卫小镇,而方式就是书写字体。

“最早就是从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中挑选字体去封印。”

“《祭侄文稿》?好熟悉。”

“嗯,它追叙了常山太守颜杲卿父子在安禄山叛乱时,挺身而出,坚决抵抗,以致“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取义成仁的故事。通篇用笔之间情如潮涌,书法气势磅礴,纵笔豪放,一气呵成。文中便有气节。”

“那萧同学,你干嘛不去新华书店买一本毛笔字帖来模仿......”

“在历史的演变中,多多少少和最初的不一样了。”

“那你怎么确定,我吐出来的字就是以前的?”

萧晴听了罗霄的话,陷入沉默。

罗霄自来熟的性格,让她决定留下来吃饭。饭后,萧晴去洗碗了,二叔送她出店。

他点了根烟,慢慢说道:“其实萧晴他爸小时候教他写过字,也是我们家族书写和模仿能力最强的封印术士,但这混球消失了很多年。我猜你吐出来的字,让他想起了以前的他爸的字吧。”

“大叔,你都没见过还真信我可以吐字?”

“我是信小晴,这孩子看着老成,其实根本不会弯弯绕绕的。”

“是有点......”

二叔侧过来,悄悄说:“他还没谈过恋爱哦。”

罗霄一阵哆嗦,捂住嘴。

快逃离这个老东西。

 

03

不对劲。

班上女生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敌意,罗霄不是很理解。

不过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反正她们都讨厌自己,躲得远远的,生怕沾到口水。萧晴却好像黏上了自己,吃饭时挤一张桌子,倒水时突然出现在水房,连办公室挨批,都能看到整理试卷的萧晴。最过分的是,上体育课,罗霄800米跑到一半,就被萧晴给套圈追上了。

放学,罗霄去车棚,萧晴突然出现。罗霄对他比划一些什么,胳膊一挥,手肘结结实实地撞在萧晴的脸上。

她强装镇定,实则有点后悔地道:“别再跟着我了!不然......”

狠话没说几句,突然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萧晴竟然哭了起来。

罗霄手足无措起来。停车棚里不停有其他班的同学走来走去。

萧晴安慰也不是,走也不是。

后山,两个沉默已久的人,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萧晴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

他是在尝试缓解尴尬吗?罗霄想。

罗霄:“被我打坏了?先是哭又是笑,你脑子有问题?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男生哭......”

萧晴:“我有眼疾。不是被你打的。”

萧晴慢慢从包里掏出眼药水,滴进眼睛里。

罗霄不晓得要怎么回复了。

萧晴淡淡道:“我和你一样,也有自己的问题,我一紧张就会流泪。”

罗霄:“你紧张个啥?”

萧晴:“你像个女巨人一样地冲过来,我能不紧张。”

“你放屁!”她轻声道,“不就打了你一下。”

萧晴其实想说是女孩离他太近了。

罗霄:“我以前一直觉得我像个怪物,原来你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萧晴:“哪有什么怪物,正常人的,这些都是别人定义的,我不在意他们的看法。”

罗霄:“切。”

萧晴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偶尔也会在意一点点。”

罗霄:“......”

两个人苦笑。

萧晴闭上眼,原来被人打是这样的感觉啊。他的内心想法是,这女孩也不是好惹的,还挺疼。

萧晴并未发现,一只蝴蝶停留在他的睫毛上。

罗霄打量着他。

“干嘛?”

萧晴把头转过去,一把捂着嘴。下一秒,她吐出几个字。

【有点小帅】

 

04

和罗霄待的时间长了,萧晴大致能够分清她吐字的型号。

开心时,吐出来的字是微软雅黑,悲伤时吐出来的是宋体,偶尔也会有一些楷体。但那次收作业时的字体再也没有出现过。

萧晴皱着眉头,临近过年,这也代表了,年兽将会出现。

“真的有年兽这种东西?”罗霄皱着眉头。

虽然最初萧晴是挺受欢迎的,但自从和罗霄在一起后,他的课桌里也慢慢没了零食,甚至也有了发臭的茶叶蛋。

但萧晴都照例吃掉,他的胃特别好,从未生病。

两人在谈恋爱的谣言慢慢传出来,萧晴也并不在意,甚至传到了老师耳边,萧晴大胆承认确实如此,结果在一旁的罗霄急得赶紧辟谣。两人还是受罚了。罗霄莫名被坑,气得牙痒痒。

回去的路上,萧晴还不满道,原来我们没在谈恋爱啊,又被罗霄暴揍一顿。那之后,两人碰面就会略显尴尬,但萧晴制作年兽攻略图的时候,两个人靠得很近,脸快要贴一起了。说实话,罗霄从未见识到年兽,她愿意接受和他联手作战,只是因为能够和萧晴多待一会儿。

倒也不是喜欢,而是因为轻松......大概吧。

反正和学校里那帮人比,他好相处一些。

萧晴:“这周有时间制定计划么?”

罗霄点点头,说有啊。

但那一天之后,罗霄便没有再说起这个事,每次萧晴打电话,她都说忙,匆匆挂了。萧晴一心想的是,如何能够在大年三十那天,引出年兽,再封印它。罗霄则觉得,再这样下去,老师又要找自己谈话了。

找自己谈话倒是没什么,她不希望老师会找她的父母。

自己的爸妈在深圳打工已经很累了,还要说什么呢?回来又要让木讷的他们来‘教育’自己。

她有点心疼他们,所以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萧晴一起拯救世界。

在两个孩子‘各怀鬼胎’中,计划进行着。

直到有一天,回家路上,罗霄看到地上有一只巨大的脚印,虽然眼前什么都没有,她觉得有种压迫感。

那一刻,罗霄想起5年前,自己还是个初中生,路过一幢楼时,亲眼看着楼房坍塌,楼面出现了三条深深的抓痕,掉落的混凝土差点把自己压死。那之后,罗霄发了一周的高烧。

当时也有这种类似的压迫感。

当下,一个个巨大的脚印出现在前方,罗霄感觉自己的身前有一只隐性的野兽。她拼命地往回跑,发现什么东西跳了起来,甚至遮挡住了太阳。

萧晴突然出现,一把推开了罗霄。地面上凭空砸出一个坑洞来。

“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

“嗯,等下再说。”

“好。”

罗霄自己也纳闷,什么时候两人的对话这么自然了。

萧晴在少女的额头轻触一下,罗霄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生物,如同麒麟一般,就在自己旁边两米处。但头长着一个鱼头,浑身鳞片忽张忽闭。

罗霄捂住嘴,感觉要吐了。

萧晴把她移动了一些位置,闪开了,罗霄朝前方吐出‘恶心’两个字。

年兽退后了几步,脚步迟疑。

萧晴:“它害怕你。”

罗霄还想吐,却看到萧晴手上流着血。

“你受伤了。”

“没事,你没受伤就好。”

“......”

“这点小伤,以前一直会有,很快能痊愈。”

“你们一直对付的是这种东西么?要怎么才能打死它?”

萧晴看了看罗霄,不解道:“为什么要打死它?”

“它不是一直在吃人么?”

“它不是吃人,只是把人带走......而且,人类是杀不死年兽的。”

 

05

字画店,二叔泡了一壶茶,正在看美少女选秀。罗霄跟着他喝茶,一起看综艺。

“逢年过节,所有离家的游子,亲朋好友都会汇聚一堂,家与家之间的年味是最吸引它的。不过与其说是年味,不如说是没有归属感的异地人。他会挑选那些人,带到不知什么地方。这些人一来回不到故乡,二来又从当地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

二叔学着偶像的样子扭动着老腰:“到了新年,它会更强大。”

萧晴无奈道:“我临摹了很多次,都没办法模仿出父亲的字,直到遇到你。”

罗霄吐出来的字,是一个3D模型,可以从各个角度让萧晴去观看,而不是纸质书那样。

罗霄有次觉得烦了,拉上了萧晴的手,并且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下一秒,地上便多了一堆字

【你这个人真的好烦啊,你看,你看,这次你满意了吧,慢慢看吧。】

萧晴呆呆站在原地,手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脸颊。

地上的字虽然多了,但整体的比例都缩小了一圈。

“你还发什么呆,看啊。”

那天萧晴想要在地上练习字词撰写,但他突然就往学校的方向跑。

“你去哪里?”

“有危险,篮球场有危险!”

临近放假,校合唱团的学生集中在篮球场,等着发车去市里比赛。莫晓晓也在其中,她看到急忙跑来的萧晴想打个招呼,但萧晴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她,当看到随之而来,同样焦急的罗霄,她莫名感到生气。

为什么这两个人总是那么瞧不起人。

他们平时在说的,讨论的话题自己根本插不进嘴。

明明有人给萧晴送臭鸡蛋的时候,莫晓晓是第一个替他拿走的,但是他好像根本不在意,或者看不到。直到有一天,她干脆放任拿那东西在他抽屉里,他竟然一边和罗霄说话,一边吃完了。

好像根本吃不出来那东西是不是坏掉了。

他为什么一直跟着罗霄。

她装作惊讶的样子,对大家说,你们快看呀,他们在干吗呢?

其他合唱队的成员都把目光投向了萧晴和罗霄,津津有味地讨论着。一些年轻的带队老师不了解情况,以为他们是其他活动的,也不好发声、阻止。

“怎么样了?”

“它很狡猾,藏起来了。”

罗霄站在萧晴的身旁,四下张望,并未发现什么,但是她感觉自己的汗毛竖起来了,气温也开始越来越冷。

“在哪里?”

“我还没看到。你小心一点。”

罗霄看着篮球场的木地板,她隐约能看到一些寒意。萧晴轻轻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但自己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看呀,他们在干什么?”

莫晓晓死死地盯着两人,恨不得把刚才那一幕抓拍下来。大家逐渐起哄起来,三十几人的队伍瞬间兴奋起来。

就在这时,莫晓晓感觉自己双脚离地。

“啊!”

她竟然浮了起来。

“在你七点钟方向,罗霄!”

萧晴吹动一口气,朝着空气书写了一个字,一只白虎咬着一个画幅,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同学们被这一幕吓了一跳。

白虎和鱼头麒麟的年兽缠斗在一块。

“莫晓晓!”

罗霄一直在瞄准,准备吐出自己的字来,恐惧带来的紧张,让她吐出一个【退】字,那个字滚落在年兽身上,烙下一个滚烫的字印。

白虎趁机把萧晴写的字符,贴在年兽身上。它发出一身呐喊。放下了莫晓晓,朝着罗霄踏步而来。即便萧晴赶过去,它还是咬住了罗霄,将她带走。

空气中虚空出来一个空洞。

萧晴没有多想,冲了进去。

 

06

其实它一直都是冲着罗霄来的。

萧晴自从钻进了空洞中,一切都觉得很熟悉,好像进入了一张膜,虽然周围还是这个世界,但是建筑和路面都有一种陈旧的感觉。而自己则四周裹着一张膜。

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以前的自己来过这里。

他来到了一个公园,这里是避邪镇十年前的样子。他能闻出罗霄的味道来。

他用偃兽土拨鼠来追踪气味,却在一座桥附近迷失了,桥的下面是自己的老房子。

他走进老房子,看到了父亲,他正在煲汤,而桌子旁坐着摆好筷子的小孩,正是自己小时候。他不敢相信父亲在这里,他上前和父亲搭话,对方笑嘻嘻地问是谁啊,多个人多双筷子,一起来吃饭。

他坐下来,觉得大米也更香甜了,他记得二叔说过,年会把人带到某个地方消化掉,但并不是吃掉,而是让他选择在某个时空里迷失。

他看到父亲的那一刻,喉咙哑了,眼泪不停地冒出来。

他和自己说,再瞧他一眼,再看一眼就去找罗霄。

 

罗霄很困地从床上起来,听到外面父母正在争吵。吵的是关于要出门远行的话题。她穿上脱鞋站在门后,轻轻地贴在把手旁。

“我们把霄霄带上吧还是。”

“带上霄霄就要考虑读书的问题,到时候念到高考又还是要回到老家,而且到了那边,霄霄能不能和同学们好好相处,她本来就话少。”

“那你说怎么办,就把孩子留在这儿?妈来照顾?”

“我也不知道......”

“如果家里出了点事,我们都不在,你说怎么办。”

“但厂子的宿舍一间八个人,孩子来了,肯定要去外面租房子,深圳寸土寸金......哎,我再想想。”

“问问孩子的想法吧。”

罗霄突然感到害怕,一下子钻到床上,把被子紧紧地盖在自己身上。好像一层柔软的铠甲。

爸妈推了她好几次,她都纹丝不动。

“算了,让孩子睡吧。明天再说。”

罗霄脑子慢慢地清醒了,我是被年兽拐来的这儿,这是什么地方,要找出口。她再次起身,推开门,却发现是白天,而且在教室里,班主任拿着试卷给她的爸妈看。

爸妈回来了?

她看了看他们两个,又老了,而且陌生了。

“罗霄爸罗霄妈,这孩子呢,心思重,最近成绩都不见好,而且每次摸底考排名都在退,如果是这样的话,考个好大学就难了,现在三本出来到社会上谁会要啊。”

“是的,黄老师。”

“而且啊,虽然有些话,我不想说的,但是,她最近,哎,你们自己问她吧......”

罗霄手足无措,父母向自己走来。

“霄霄,你怎么了,有什么不懂的你问同学啊,老师说你状态不好,到底是什么原因嘛。”

“你爸妈没本事,在外地赚不到什么大钱。但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看看你妈的手!”

罗霄憋着嘴,看到目光一双粗糙的手指上都是细小的伤口,还有一些痊愈后结痂的割伤。

“我们挣了钱不就是给你读书么,你知道我们回来一趟多不容易么?你说话呀!”

罗霄眼睛红红的,她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就没了。

她想起了小时候,爸妈离开小镇去深圳前问她要不要一起,罗霄内心是想去的,但是她听到了父亲的顾虑后,便像是在赌一口气,她觉得自己是两人的累赘。即便父亲说可以解决读书,住宿的所有问题,她还是没有搭话。

“跟我门去么?”

母亲蹲下来,有耐心地一遍遍地问她。

她就是直勾勾地站着,不言语。

“哎,这孩子,怎么成哑巴了。”

“算了,可能孩子是想陪她奶吧。”

“行吧,那你好好照顾奶奶,家里有事,随时打电话。”

她最后还是没有跟着去,火车站,爸妈走进去后,她松开了已经红肿的手,指甲深深地刻在了掌心,才允许眼泪掉下来。

她搀扶着奶奶往回走,一路走,一路掉眼泪。

她也想跟在爸爸妈妈身边的。

突然间,周围的一切都淡化了,父亲蹲下来,摸着她的头说,如果现在有机会转学,霄霄你要不要跟着我们一起走。

罗霄瞪大了眼睛,她想说那个要字,萧晴拉住了她的手。

“如果你现在答应,你就迷失在那东西的场域里,出不来了。就像我爸一样。”

周围的一切都好像按下了定格键,萧晴满脸污泥地跑来,不停喘气。

“这一切都是假的?”

“嗯。年兽它只会选择没有归属感的人,你回绝掉它。”

罗霄转身,发现抓着自己手的母亲,不是萧晴。

她感觉萧晴就在自己身边,但是她看不到他,周围的一切都弥漫着一股让人沉睡的芳香。

“还是不去了。”

罗霄抓了抓自己的手,慢慢地放下来,她不紧张了。

“我一直以来都很害怕,我想去但是害怕去,我怕自己融入不了新城市,新环境,我怕同学们不喜欢我,我怕看到爸妈打工太辛苦,我更怕的是自己没用,成为他们的负担。虽然心里想去,但是嘴上却不说。我现在还是怕,就算老师叫他们回来,我也会不知所措,但是即使这样,自己做出的选择没有更改的机会了,自己犯下的错,就是要自己去承担,如果停留在过去的美梦中,那么一辈子都不能面对这个错误,我会努力,通过努力自己考到深圳的大学,去找他们。我知道你希望我留在这里,但是我不是一个人。”

周围的景象都变了,空白的街景下,年兽盯着发抖的罗霄。

那些字像是绸缎一样地从天空中荡下来,萧晴在空中写了一个符号,白虎咬着字符,冲向年兽。罗霄本以为他们会缠斗在一块。但白虎好像变成了一张网,一块布,一个纸团,将年兽包裹了起来。

两人再次睁开眼,还是在篮球场,空气中有着某种火花和雾气。

罗霄看到了蹲在地上,还在哭泣的同学。她拉上了莫晓晓的手。

“没事吧。”

莫晓晓看了看她,随后抱住她哭了出来。

这件事似乎埋藏在所有人的心里,但是没过多久,又变成了谣言被传播在校园的内部,罗霄依旧我行我素,有时候还是招人讨厌,但是喜欢她的人变多了。因为大家发现她好像有了细微的变化。

变得更开朗,更愿意打开内心,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罗霄在班上说自己一定要考到深圳的某所大学,这给了莫晓晓很大的压力,因为她也想考这所大学,虽然如此,但她还是把自己的笔迹拿出来,为罗霄讲解题目。她觉得有这样一个对手在身边,也不是一件坏事。

封印了年兽的一周后,父亲回来了,他的背脊已经弯曲,长满了胡子,看起来极为苍老。他说自己背负了太多,家族中最强的术士却在单独对抗年兽时害怕地逃走了,他抱着儿子说自己没有用,后来被年兽困在某个自己构建的场域里。是儿子的出现,让他清醒,把自己拉了回来。

“你要责怪我么?”父亲遗憾地说道。

萧晴转过身,默默地擦着眼泪,他本来已经要戒掉心肠太软,太容易掉眼泪这个毛病了,结果又没有忍住。

“是我责怪我自己,没有第一时间来找你。”

没有人可以永远战斗在第一线,逃避并不可耻,重要的是不要忘记回家的路。

 

 

           

评论(11)
热度(176)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狮心 | Powered by LOFTER